第三章 这是你待的地儿吗

我一听凤霞出事了,立刻清醒一骨碌就爬起来了,跟着姥姥的身后腾腾腾的就跑了出去。

姥爷还在身后喊我“娇龙啊,大早上的你跟去干啥啊!”

“我去看看!”我扔下一句话就跟着姥姥去了,主要是心里惦记着,好奇大于害怕,再加上姥姥在身边心里也有底。

姥姥打开门看着许刚,一边往他们家走着一边张嘴问“凤霞是咋的了?”

许刚哭丧着一张脸“不知道啊,昨晚睡觉睡得好好的,下半夜的时候她好像就开始做恶梦,嘴里就嘟囔着她没拿,没拿,我就问她你没拿啥玩意啊,然后咋扒拉她也不醒,后来就不行了,就开始闭着眼睛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把两个孩子都折腾醒了,她又倒炕上了,刚才又在那胡说八道的,我就合计赶紧过来找你去看看!”

姥姥没有应声,听着许刚的话只是不停地点着头,等刚进他们家院子,许美金就一边哭着一边跑了出来,嘴里喊着“爸!你快看看吧!我妈要把自己掐死啦!”

许刚一听更急了,赶紧加快脚步向着屋子里跑去。

我跟姥姥紧随其后,一进他们家里屋,我看见凤霞躺在炕上,自己的手紧紧的掐住脖子,闭着眼睛,舌头伸长着,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小虎就站在一边,哭的一抽一抽的,应该是吓到了,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奶奶……奶……你别……你别掐我妈了……”

他虽然喊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却听明白了,只是心里纳闷,因为我并没有看见他奶啊,怎么这又看不见了呢,正想着呢,这边许刚已经上前了,用力的扯着凤霞的手腕子,嘴里喊着“凤霞啊,你这是干啥啊,你松手啊,你别把自己掐死了!”

“你先别动她!”姥姥这时在一旁猛地开口,声音很大,给我们都吓了一跳,连正在哭着的许美金跟小虎都一下子憋住了。

姥姥直接走到许刚家厨房的碗柜,从那里面拿出了一个大碗,然后接了一碗水,直接放到凤霞旁边的炕沿上,再拿过一支筷子,嘴里喃喃的念叨了两句什么,随即把筷子插到了碗里。

屋子里一时间安静的有些可怕,大人小孩儿都盯着那个筷子,因为那筷子居然就这么立住了,姥姥看着筷子点了点头,随即看向许刚“是你妈回来了。”

许刚大惊“马大姨,那,那怎么办啊……”说着,往姥姥这边靠了靠,根本就不敢再看向凤霞那边。

“给我一根烟。”姥姥看着许刚随即开口。

许刚慌张的点头,赶紧去掏自己的烟,因为着急最后还找不到火柴了,去厨房的锅台上才找到一盒,干划划不着“这是咋的了啊!”一见划不着火,许刚一个大老爷们都要哭了。

姥姥叼着烟看着炕上的凤霞,又说了一句“再在那耽误事儿我就不帮你了!”

话音刚落,许刚手里的火柴擦得一下点着了,随即给姥姥把烟点起,姥姥半眯着眼睛,‘叭’地用力的抽了一口,一根香烟一下子没了半截。

随后姥姥闭着眼睛,开始张口“该走不走!这是你待的地儿吗!!”

声音又尖又利,根本不是姥姥平常的样子,吓得我脖子一缩,本能的往旁边靠了靠。

紧接着,炕上的凤霞居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眼睛随即睁开,瞪得好像铜铃一样大,看着姥姥有些惧怕又有些乍着胆子的喊“老马婆子!你别多管闲事!这是我的家事!!”

‘凤霞’说着,指了指自己“我活着的时候她就对我不孝!我死了她还拿我东西,我能让她舒服了吗!”

姥姥冷哼了一声“她拿你什么了,我让她给你送回去,你现在马上给我走,要不然我让你再也上不来!我胡黄常三仙儿在此,你还敢放肆!!”

姥姥的话音刚落,一旁的许刚好像知道此刻的凤霞是他妈,‘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嘴里喊着“妈!你快别吓唬我们了,凤霞拿你啥了,我让凤霞给你送去还不行吗。”

许刚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旁已经吓得六魂无主的小虎拉过来,指着凤霞“虎啊,那是你奶奶,你奶奶最稀罕你,你跟她说,让她别吓唬咱们了,快说啊。”

小虎整个吓得都蒙圈了,哪里还会说什么,还不敢大声的哭,身体大幅度的抽动,都要哭背气儿了。

凤霞转过脸看了小虎一眼,奇怪的是她本来瞪得老大的眼睛渐渐地开始正常,居然还有些许慈祥的意味,分明就是一个老者看着自己孙子的眼神,张了张嘴“虎啊,你别怕奶奶啊……”

随后,她的身体开始颤抖,但这个时候我居然看见了,我看见许美金的奶奶穿着一身袍子从凤霞的身体站起来,嘴里说着“我玉坠,我要我的玉坠,要是今天不给我送去,我就还得过来……”说着,凤霞的身子瘫软下去,她也不见了。

紧接着‘啪嗒’一声,那根一直立在碗里的筷子好像瞬间没有了支点,唰的就倒了,我感觉更像是弹出来的,因为那筷子直接掉落到炕上了。

姥姥这时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看向许刚“她走了。”

许刚仍旧跪在地上,抱着快要吓傻的小虎,看着姥姥“马,马大姨,然后该怎么办啊。”

姥姥看着炕上的凤霞,她的脖子上还有几道她自己掐出来的指印,张嘴说道“等你媳妇儿醒过来了,你问问她把你妈的玉坠拿哪去了,等找到了那个玉坠,然后再来找我吧。”

许刚皱了皱眉“可是我记得我妈临走前儿说了,那玉坠她要带走的啊,我媳妇儿她不能拿的啊。”

姥姥哼了一声,扯住我的手,又看了凤霞一眼“那你就得问问你媳妇儿了,死人的东西都拿,真是不要命了。”说完,扯着我的手直接向外面走去。

等我们一转身,才发现许美金一直在后面,看着我姥姥,泪眼婆娑的开口“马奶奶,我妈不会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