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结果居然是这样

那一上午我又是被抽血又是被灌水的,喝的我都要吐了,最后小肚子涨的不行才去做的那个什么b超,等检查了一大通就等着下午的时候出结果,中午的时候卓伟要请我跟姥姥出去吃饭,姥姥死活不去,说是不能再欠人情了。

没办法,心灵小姑就买来了盒饭我们一起在医院吃,等到下午的时候结果都出来了,姥姥带着我坐在卓伟的对面,看着他“卓医生啊,她这个能做手术吧。”

“姥,我不想当女孩儿!”我有些着急。

姥姥瞪了我一眼“听医生的!没听见你卓叔叔说你是女孩子吗!”

卓伟看着检查报告微微的皱着眉头,抬起脸,看向姥姥“可以做手术,但是我不建议现在做。”

“为什么啊。”姥姥直接出口问道。

“因为……”

卓伟刚要说话,一旁的心灵小姑却看着我张口道“乔乔啊,你出去玩儿会儿吧,你不是喜欢座那个电梯吗,自己去座一会儿,别跑远了就行了。”

姥姥也看向我“对,你自己在走廊上待一会儿,这说的你也听不懂,出去等姥姥啊,一会儿姥姥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知道他们是不想让我听,但是我也没有坚持待在那,我有自己的办法,我很乖的站起身,直接走出卓伟的办公室,在办公室对面的凳子上刚坐下,我就看见心灵小姑打开办公室的门,看了我一眼“乔乔,电梯在那边了,那是医护电梯,人少,你去那玩儿去啊。”

我恩了一声,抬脚就向电梯走去,转过脸又看了心灵一眼“小姑,你们快点啊。”

心灵小姑点点头,然后直接关上了门,我等了一会儿,这才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把脸贴到了门上。

“什么叫真两性畸形啊?”

我听不懂姥姥的话,但是感觉畸形两个字就不是什么好听的。

“就是男女的生殖器官都是完整的,乔乔通过手术可以自主选择男女性别。”

卓伟的话让我睁大眼,这么说我可以当男孩儿的!

“可是你不是说她当女孩儿比较合适吗,卓医生啊,这话可不能让娇龙听见了啊,就让她当女孩子吧,我们一直当女孩子养的,突然变成男孩儿了,周围人怎么看啊,户口本也改不了啊!”姥姥有些着急。

我垂下眼,这的确是个问题。

“我这次带着娇龙过来,就是要给她手术的,你就给她做了手术吧,让她当个女孩子!”姥姥再次说着。

我紧皱着眉头,听着里面的卓伟开口应着姥姥的话“我建议还是等孩子发育健全之后再做这个手术,首先孩子现在对性别意识很模糊,其次手术后她体内的激素代谢会出现问题,必须要通过长期的激素治疗,这对孩子的身心都有很大的影响。”

我怔在那里,不能手术,那就是说我只能这样慢慢长大吗。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个费用很大,国内做完手术以及后续的治疗费用大概得三十多万,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手术后的内分泌激素问题,国内还是不够完善,所以我觉得还是让孩子长大再看,然后再选择手术,国外一般这种手术,要提前一年做激素治疗的。”

“那这个激素到底会对孩子有啥影响啊,不就是,不就是把多余的家伙事给切了吗,怎么那么多钱啊,我们卖房子卖地也不够啊。”姥姥的声音都发颤了。

“体内的激素若是不稳定,首先会造成骨质疏松,其次会更年期提前,衰老提前,等等,很多你想不到的,大姨,其实真正的发愁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这个孩子的身心,千万要让她健康的长大,我想,等她长大了,医疗也会飞速的进步,国内的医疗水平会更加的完善的。”

“那得多大啊,卓医生,我家娇龙特别健康,孩子可开朗了呢,在班级里人缘儿也特好,除了不爱学习没别的毛病。”

我听着卓伟在里面笑了两声,“那就好,就先让她当女孩长大吧,骨骼发育以及五官外貌来看,应该是个女孩子,其实我就怕的是,现在做完手术,等她长大了还认为自己是男人,到时候,她要是喜欢女孩子,我想,这个不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二十五岁之前吧,在她体内的激素到达一个高峰,缓缓下降的时候,那时候再做手术吧。”

我扶着门慢慢的站直身体,我不想再听了,也就是说,我要这么的长到二十五六岁?那我以后也都不能跟别人一起洗澡了,为什么会这么麻烦?!

“姐姐?姐姐!!”

忽然有人喊我,我转过脸,居然看见生子站在走廊的头上,我愣了一下“生子?”

他冲我招着手“姐姐!你过来!”说着,他抬脚就向走廊的一旁的跑去。

“生子!”我有些着急的喊了他一声,急匆匆地就向他追去,生子怎么会在医院呢。

走廊的那一侧是个医用电梯,没什么患者,本来整容外科就没什么人,跟整个医院比起来,这层安静许多,那时候我还不觉得我有什么奇怪的,现在想想,可能是那时候整的人比较少的原因。

生子站在电梯口笑嘻嘻的看着我“姐姐,你进来!”说着,他一闪身直接跑了进去。

“哎!生子!”我追进去,但是生子却不见了,转过脸,电梯门直接就关上了。

我愣了一下“哎,这怎么关了呢,生子,生子你在哪里啊!”

‘轰隆’一下,电梯居然动了,我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了两步,看着电梯下降的数字,“生子,你别吓唬我啊,你在哪了啊!”

话音刚落,电梯到达一楼,门缓缓地拉开,我倚在电梯后面的冰凉的墙壁上,看着门外站了一个穿着白色t恤衫戴着大大耳机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电梯的墙面很凉,我看着那个少年眼睛却忽然有些发直,我那时候不懂什么词语,满脑子只呆呆的出现了两个字,好看。

他站在电梯门外,看了我一眼,随即微微的蹙了蹙眉,摘下耳机,眼眸清冷“哪里来的野小子,这是医护人员专用电梯,是给你玩的吗,出来。”

那张俊秀的脸着实让我惊诧了几秒钟,我发誓自己没见过比他再好看的男孩子或者男人,但是他的态度让我十分不爽,我梗了梗脖子,大声的道“我不是野小子,我是马娇龙!”

“蛟龙?”他看着我,不屑的哼了一声“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什么啊!”我摆出个更不屑的眼神。

他微微的牵起一侧嘴角,看着我“卓麒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