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怎么会这样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姥姥还像平常一样,给我弄早饭,嘱咐我上学别迟到了认真听讲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别扭个什么劲,想跟姥姥说话但是一直憋着没说,晚上回来的时候姥姥正在做晚饭,我没说话直接拿出书本开始做作业了,姥姥一进屋看我乖乖的做作业还有些发愣“娇龙,你今晚怎么不出去玩儿了。”

“我写完作业再玩儿。”我闷声回着,其实我是想做些让姥姥高兴地事情的,但是我不知道姥姥怎么样才能高兴,只是觉得我乖一点也许姥姥就会高兴了。

等我写完作业又开始帮姥姥往桌子上端菜,姥姥笑着看着我“我的娇龙长大了啊。”

我仍旧没有说话,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看着在那缝被子的姥姥才闷声的说了一句“姥,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然后直接后背冲着姥姥就躺下了。

屋子里忽然就安静了,姥姥也没有发出动静,直到姥爷进屋了,猛地就是一嗓子“老婆子,你咋还哭了呢!”

我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

“谁哭了,我哭什么,眼睛缝被子时间长了酸的!”

姥姥硬生生的回应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姥姥给姥爷使了什么眼神,所以姥爷直接就上了炕,也没有再多问什么。

我咬着自己的嘴唇,一直在默默的流泪,我真的不想让姥姥因为我生气,因为我知道姥姥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那次风波就这么过去,后来我收敛了很多,但骨子里仍旧很淘,直到五年级念完,那年暑假,姥姥说要带我去省城了。

我去学校取成绩回来的时候,姥姥刚放下电话,看了我一眼“娇龙啊,姥姥要带你去省城了,咱们后天就走啊。”

“这么快啊。”我愣住了。

姥爷从院子里进来,看着姥姥“老婆子,你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这就要带娇龙去省城啊。”

姥姥点了一下头“带钱就好了,哪里还用带什么别的。”说着,直接走到我面前,把住我的肩膀看着我“娇龙啊,姥姥到时候领你去看你的爸爸妈妈还有你奶奶啊,你都没见过她呢。”

“你要去惠娟那啊。”姥爷没等我应声,直接走过来问道“你不是说不去惠娟那么。”

姥姥抬眼看向姥爷“惠娟的婆婆办七十三,说让我过去给看看。”

姥爷‘嘁’了一声“看啥啊,不给看,以前不是还一口一个咱们搞封建迷信的吗,现在怎么她又信了啊,那老太太我这辈子不想跟她打交道。”

“又没让你去!”姥姥看着姥爷张嘴回道。

“让我去我也不去,我才不去看她呢,俗话说的好啊,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她这是到坎儿了啊,她也知道害怕啊,还要办一下,有什么好办的!”姥爷还来脾气了。

姥姥瞪了他一眼“你少说两句,娇龙还在这呢,那是她奶!”

“你问她得意她这个奶奶不,那老东西差点就害的娇龙夭折了!”姥爷也怒了。

我不知道夭折是什么意思,只是知道不是好话,反正我是知道奶奶不待见我的。

“行了!我不跟你说没用的,我主要是要带娇龙去大城市看病,怎么,看病你也不让啊。”

“看病倒行。”姥爷的态度一下就软了下来。

“那不就得了,行了,你去喂鸡吧,这里的事儿你就别管了,自己在那生气有什么用,气坏的还是自己的身子!”

“行,你带娇龙去省城行,但是别去见那个老太太去啊,自讨没趣,你都干多少回这样的事情了。”

我一见姥姥这是真的要带我去省城了,抬脚就向门口冲去,姥姥急的在我后面喊“娇龙啊你要去哪啊,一会儿好吃饭了!!”

姥爷在她旁边应着“孩子是不想去,不乐意去见她那个不是物的奶奶!”

我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我要去省城了,心里莫名的感觉这次我会去很长时间,这种感觉很奇怪,类似第六感,所以我想去跟生子打声招呼,告诉他我要去省城了,等我回来再去找他玩儿。

等我跑上山还没等叫生子的时候居然看见他就坐在一方大石头上等我,红扑扑的衣服很扎眼,我有些发愣,走上前“生子,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找你。”

他看着仍旧笑着,点点头“恩,姐姐,我知道你要去省城了。”

我看着他,轻轻的笑了笑“是啊,我还想着过来给你告个别呢,这段时间可能不来再来找你玩了,我要去省城看病去,找大医生看。”

他脸上的笑意忽然褪去,变得认真“不,你是要去见一个人的。”

我皱皱眉“是啊,我是要去见人的,见医生的啊,因为我现在是个怪物。”

他摇摇头,黑色透亮的眼睛直盯着我慢慢的凑近“你要见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的。”

我愣住了“什么是命中注定啊。”

他忽然又笑了,站到我面前“到时候你就知道啦,姐姐,你记得回来的话要找我玩儿啊,我得回去了,这有坏人的。”

“什么坏人啊。”我看着他“这就我跟你啊。”

他的表情忽然有些惊慌,摇摇头“不行,真的有坏人,姐姐,我先走了!!”说完,他转头就要跑。

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见身后猛的传来了一嗓子“棒槌!!”

回过头,我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我们村里一直游手好闲的三瘸子,此刻他两眼放光,正疾步的向我走来。

我想他就是生子嘴里的坏人,但是不知道生子为什么怕他,而且三瘸子嘴里喊得棒槌是什么意思,刚要转过脸看生子跑远了没,整个人却呆住了“生子……你怎么了……”

生子好像被人点了穴一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体还维持着那个要跑的姿势,没等我走上前,他忽然就迅速的缩小,直接缩到土里去了,那场面就好像是一个大活人在你眼前忽然不见了,我被这场景惊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要作何反应。

倒是三瘸子一脸激动的过来了,直接趴到生子缩下去的那块地上,嘴里说着“妈呀,我要发财了啊,真是棒槌啊,真是棒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