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是救人

刚进了翠翠家的院子,就听到了她婆婆的惨叫声,那声音大的惊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把婆婆关在家里遭受满清十大酷刑呢。

村里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在翠翠家窗户外面围着,嘴里还都念叨着“哎呀,那腿咋那样了啊,有那么疼吗。”

“就一晚上功夫就成那样了,我跟你们说啊,绝对不正常啊!”

正说着,有人看见我姥姥来了,赶紧给姥姥让开了一条路,“哎呀,马大姨你赶紧进去看看吧,我这看一眼都觉得浑身发麻啊!”

“那你还看,赶紧的都给回家,在这围着干什么!都回去!”姥姥没好气的说着,围着的人都讪讪看了姥姥一眼,倒是没人敢说什么,只是磨磨蹭蹭的向门口走去,一个个都是一副好奇的样子。

我跟着姥姥刚走进屋,翠翠的丈夫就迎了出来“大姨,你赶紧去给看看吧。”

当时屋子里还站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我认识他,他是我们村卫生所刚调过来的医生,还挺年轻的,二十多岁,他看了姥姥一眼后随即看向翠翠的丈夫开口道“我建议赶紧去市里的医院,你母亲的情况很严重,就别在这耽误了!”

翠翠的丈夫压根就顾不上他,只是有些焦急的看着姥姥“大姨,你看看,我妈这都要疼死了。”

姥姥没有说话,只是直接掀开盖在翠翠婆婆腿上的毛巾被,一股腐烂的味道随即就散发出来,翠翠的婆婆又是一声尖叫,整张脸痛苦不堪,嘴里大声的喊着“唉呀妈呀!!我不行了,快拿刀!快拿刀把这腿给我跺了啊!!!”

我看了她那条腿一眼,大腿以下的皮肉好像是被什么尖利的爪子给挠开了,黄色的脓液顺着那口子不停的往外淌着,再伴随着那股腐臭的气味,我的胃里瞬间就忍不住的翻涌起来。

“呕!!!”

站在我身后的翠翠忍不住,一口就吐了出来,然后就捂着自己的嘴,大步的冲了出去。

姥姥看了翠翠的男人一眼“给我一根烟。”

翠翠的男人赶紧点头,递给姥姥一根烟让她点了起来,一旁的那个乡村医生忍不住的开口“这是干什么啊,这都多严重了,你这是搞封建迷信吗?赶紧送医院啊!!”

“闭嘴!”姥姥冲着他猛喝了一声,许是被姥姥的样子给吓到了,乡村医生居然一下子就噤了声。

姥姥闭着眼睛念叨了一句什么,随即张口道“拿酒来!!!”

“酒呢,酒。”翠翠男人有点慌,但还是找来了酒递给了姥姥,姥姥接过酒之后闭着眼睛喝了一大口,然后对着翠翠婆婆的腿“噗!!!”的一下,把酒全喷了出来。

“啊!!!!!!”

翠翠的婆婆这声惨叫震的我耳膜都嗡嗡直响,我看着她那张痛得扭曲的脸,只觉得一个晃神,那脸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老头的模样,紧接着,她嘴里发出“嗝。”的一声,晕死过去了。

“这不是胡闹吗!赶紧送去医院吧!!”

乡村医生一看翠翠的婆婆晕过去了,大步走到姥姥的面前:“你这样做是害人你知道吗,这毫无科学依据啊!”

姥姥闭着眼睛在那缓着,睁开眼睛后又看了那个年轻的医生一眼“我怎么害人了,我是救人。”

“哪有你这么救人的!她的腿已经烂成这样了,我怀疑是过敏导致的感染,你喷酒有什么用,封建迷信害死人啊!要是这个大姨有什么事情,就是你害死的你知不知道!我让警察来抓你!你这样不知道会害死多少人!!”

年轻的医生显得很激动,好像他在面对一群无知的人。

“你让警察过来看看,我们俩谁容易害死人。”姥姥说着,伸手指向了翠翠婆婆的腿。

年轻的医生梗着脖子“就是你害的,你看她的……腿,怎么会这样……”他说着说着就愣住了,看着翠翠婆婆的腿眼睛发直。

我也愣住了,再看向翠翠婆婆的腿时那些伤口已经好了,黄呼呼的脓液体也全都不见了,除了一些姥姥嘴里喷上去的酒水,腿上的皮肤丝毫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就连个疤都没有,简直不是‘神奇’俩字就能形容的了的。

一旁翠翠的丈夫也懵了,看着姥姥“马大姨,这,这是好了吗。”

姥姥摇摇头“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现在领我上山,带几个人拿着家伙事儿去你爹的坟茔地上看看,是他闹腾的。”

翠翠的丈夫连连的点头“好好,走,那我妈就这么在家吗。”

“让你媳妇儿看着,咱们走。”姥姥说着,抬脚就向门外走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乡村医生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翠翠婆婆的腿,甚至伸出手去碰了碰,整张脸跟见鬼的反应差不多。

等我们一群人往山上走的时候,那个医生居然还追上来了,一个人默默的跟在我们后面,我想他一定是好奇,想要弄清楚这些事情。

我们刚走到翠翠公公的坟地上,翠翠的丈夫就哀嚎了一声“爹啊,爹你的坟是咋了啊!!”喊着,他几步冲上去,一下子就跪到了坟包的旁边。

加快脚步,等我跟上去,这才发现,他爸的坟地不知道让什么东西给刨出来了一个洞,坟包都给毁了。

“马大姨儿,这咋整啊,我爹的坟不知道被什么畜生给糟践了啊。”翠翠的丈夫看着姥姥一脸的难受。

姥姥微微的蹙了蹙眉,上前看了看那个洞“让他们起坟。”

我被人挤在后面,连那个医生都上前头去了,抻着脖子往那洞里看着,我也想进里面看,刚要使劲往里看的时候,手忽然被人抓住了,我低下头,居然是那个小娃娃,不禁有些惊讶“怎么是你。”

他还是穿着那个红肚兜,扎着一个小辫子,扯着我的手给我拉到一边“姐姐,那个洞是老鼠刨出来的,那老鼠个子很大,很凶的。”

我仔细的看着他,这孩子长得着实好看,这一刻,我倒是不怎么好奇那个洞的事情了,只是关心他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我们村子不大,一些人就是不认识也会混个脸熟,但是这孩子我以前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到底是哪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