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奶奶说我是丧门星

我出生于1989年都东北的一个小县城,听我妈说,我出生的那一刹那,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掐死我,因为她怎么也想不到,她辛苦怀胎十月,居然生下的是个怪物。

所谓‘怪物’,就是身上男女的家伙事都长了,一时间判断不出真正的性别,现在来讲,这叫双性人,但是在那个年月,都觉得我是个怪胎。

医生当时就跟我妈说,这情况他们没见过,赶紧抱BJ去吧。

我奶奶一直盼着孙子,据说当时在产房门口翘首期盼,结果接到医生的通知差点昏了过去,醒了后嘴里还直嚷着“生了个什么玩意儿?!”

医生耐心的解释一遍,然后说着“建议送BJ去看看吧,孩子的情况很不好,在咱们这个医院恐怕很难存活啊。”

我爸当时比较镇定,扶着奶奶看着医生“除了分不清男女,其它的正常吧。”

医生点了一下头“暂时看是正常的。”

奶奶随即摆手“不能要,俺家不能要这孩子,这还得了吗,要是传出去亲戚朋友得怎么看,我这张老脸要往哪搁!”

妈妈被推出来后一直在哭,由于当时有计划生育政策,要二胎还比较麻烦,所以我这个既站着指标又让全家头疼的产物一时间成了烫手山芋。

他们在病房里开了个简短的家庭会议,奶奶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孩子,绝对不能要,这就是治都治不起啊,这就是个丧门星啊!!”

妈妈哭着没有主意,还是爸爸说了一句话“大夫不是说孩子活不下来吗,咱们就先给带回家吧,要是活不下来那就那么地吧,总不能给掐死,这也是我的种。”

奶奶还是说着不行,看着襁褓中的我说“这个东西绝对不能进咱们家的门!”说着,为表决心还把手里给我妈拿来的鸡蛋给扔地上了,态度相当的拒绝。

我回不了家,但是他们也不会让我在医院住,一时间我的去处成了麻烦。

就在我差点变成弃婴的时候,我姥姥出现了,她从农村坐着客车特意的敢到县城就为了来看看她的外孙或者外孙女,只是谁都没想到,一直不怎么受妈妈待见的姥姥,那个时候却成了我的救星,就这样,我被姥姥带回家了。

临走的时候,奶奶只说了一句话“要是死了,你给来个电话,通知俺们一声,俺们这边赶紧办死亡证明,好要二胎指标。”

姥姥嗯了一声,抱着我,想跟我妈说几句话,但是看着妈妈嫌弃的眼神叹了一口气就走了。

奶奶的声音还在姥姥的身后响起,她是看着妈妈说着“惠娟,你咋还有脸哭呢,我告诉你,生下这么个玩意儿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你这个搞封建迷信的妈,这就是报应你知道不,我们家可倒了血霉了,三代单传啊,我告诉你啊,三代单传,你要是不生个儿子你就别在俺们家待着了!”

……

我被姥姥带回了农村,按照姥姥的话说,她也以为我活不长,只是没想到的是我一口米汤一口米汤的竟然从奄奄一息的状态下慢慢的结实了。

奶奶在县城里知道这个消息气坏了,天天圈拢爸爸跟妈妈离婚,但是好在爸爸是个明事理的人,他一直很护着妈妈,所以这件事就被爸爸暂时的压了下来。

我被姥姥起了个小名叫娇龙,可能是雌雄难辨的意思,大名林乔,因为姥姥还是把我当成女孩儿养,村里人也都以为我是女孩子,可能姥姥也是想着可能要养我一辈子,要是当男孩儿养了,长大了还得想着娶媳妇儿的事情比较麻烦。

二层寓意就是娇字少了个女字旁,还是似女非女,所以变成了乔。

那时候我对性别没什么概念,我也以为我是女孩儿,每天都是傻玩儿还挺快乐的。

先说说妈妈跟姥姥之间的矛盾吧,我姥姥在我们村儿是个看事儿的,说好听点叫先生,说难听点就是个神婆,以前经常给人跳大神,但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打了,那时候跳大神的腰上都挂着骨头铃,跳起来要哗啦哗啦响,手里也要拿着什么东西,都是骨头做的,给人叫魂儿或者是求药的时候用。

妈妈有个妹妹,我应该叫小姨,那时候是红小兵,在姥姥被带出去批斗的时候,她就把姥姥的这两样东西给偷走扔了,还说要打倒姥姥,结果邪门事儿就出来了,传闻说是姥姥身上的仙儿怒了,然后就磨小姨,小姨先是生了一场大病,好了之后就疯癫了,然后人就走丢了,至今都没有找回来。

妈妈跟小姨的感情很好,从那以后就跟姥姥结下了梁子,说要不是她,小妹也不能疯,据说小姨疯的时候很吓人,在他们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蹲在炕头看着她们睡觉,眼睛瞪得贼亮,要么就白天的时候蹲在墙角,嘴里不时的嘿嘿两声,谁见了都毛。

在加上文化大革命的的浪潮过后,姥姥又捡起了旧行当,所以这梁子也就越越深,妈妈初中都没念完就去县城打工了,然后就在那里结婚,几乎就是通知姥姥一声她结婚了,都没有让姥姥去的意思,当然,姥姥还是去了,结果自然是碰了一鼻子灰。

我一直纳闷妈妈以及爸爸家的人为什么那么不待见姥姥,因为姥姥在村里可是很有名望的,谁家要是有点啥事儿都来找姥姥帮忙,鸡鸭鹅狗啥的丢了只要来找姥姥,十有八九还能找回来。

一开始姥爷跟我说,他也是不信这些的,只是他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气盛,跟人家去坟堆子玩儿,在坟包上蹦来蹦去,没想到坟包一下子就塌陷了,他直接掉到里面的棺材板上了,没把他吓死,回来后腿上莫名其妙的生了一个烂疮,后来还是姥姥给治好的,所以,他开始信这些东西,基于此,也被妈妈一同迁怒了。

我小时候偷听姥姥跟姥爷的聊天,他们正在聊我,我姥姥跟姥爷说“你可别小瞧咱们这个外孙女儿了,他是老天爷给送来的,多少年才出一个,阴阳人,一般人比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