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晓静杀逆天龙腾所露出的这一手震惊的所有的人,一时间崔晓静被誉为华夏区近战领域第一人,没有人可以与其争锋。

崔飞笑了笑说:“静儿!干的好!”

崔晓静见众人都是用赞美的眼光看着她,如骄傲的小孔雀一般扬样小脑袋,伸手一抓抓出来一个冰箭,笑嘻嘻的说:“漂亮不?你们会不会?”

众人很羡慕的摇头,孤影身后一抓也抓出来了一个冰箭,笑眯眯的说:“我会!我会!”

“滚蛋!人家是穿铠甲的,你穿着法袍,还在这里显摆个屁,是个法师都可以做到。”众人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佛本是道很不客气的打击。

妖宇儿冲疯子问道:“疯子!一会就是咱们俩的比赛了,你说咱们是打一场,还是直接石头剪刀布决定输赢?”

疯子想了想说:“还是石头剪刀布吧!连续PK了那么多场也累了。”

佛本是道皱皱眉头:“这样不太过于儿戏了吧!那些观众会骂的。”

妖宇儿无所谓的耸耸肩:“管他呢!爱咋骂咋骂,只要我不听见就行了。”

佛本是道很郁闷:“我靠!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你自生自灭去吧!我不进入现场支持了,十个银币呢。”

崔飞也是遥遥头:“我也不去,来回被传送难受死了。”

随后其他人也是摇头表示不去了。妖宇儿和疯子无比郁闷的传送入赛场,然后两个大老爷们,一个左胳肢窝夹剑一个左胳肢窝背枪,同时伸出右手,拳头、剪刀、布变换个不停,三局之后妖宇儿以耍赖胜出,成功晋级四强。

“夜雨!有没有信心干掉佣兵天下?”崔飞伸头问道。

潇湘夜雨倨傲的说:“切!干掉佣兵天下,是必然事件。就算他有玉器战士套装又如何?装备好不代表着这个人就强力。”

崔飞好笑的看着他,说:“OK!你有信心就好,像我对战娜娜可就是没有一定信心,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弃权呢。”

潇湘夜雨拍拍崔飞的肩膀,说:“值得一拼呐!你们俩都很惧怕对方的攻击,这就表明了你们的胜率是对半开的。骚年!试试吧!”

崔飞垂头丧气的说:“我的魔法还没打到她,估计我就被万箭穿心了。”

潇湘夜雨沉思了一会,说了一句使崔飞吐血的话:“说的也是啊!法师的施法距离比弓箭手少了一半,你还没跑到施法范围估计就被射死了。骚年!趁早弃权吧!”

崔飞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话:“滚蛋!你找你的佣兵天下去,别在我面前晃悠,看着我就烦。”

潇湘夜雨悻悻的摸摸鼻子:“OK!我滚蛋!你丫的!有本事就干掉娜娜,否则就赶紧投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