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云死了,在尤金不解的情况下自杀了。一代大王就在无数盟军的傻眼下,英勇无畏的玩自杀了。当手中的利剑划过脖颈的时候,尤金和手下的众将士都没有动。对英雄的自尽,谁也不会拦着。利剑掉落在地后,几名士兵就把冯云的尸体收拢起来了,准备厚葬。

在中国,对于帝王级别的人物,无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帝王身陨后,都会安排厚葬。这是中国的习俗,没见那些挖帝王坟墓的人,都是不得好死的吗?

冯云死后,安水城内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量了。大军全面进城,并没有对城内的老百姓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有的士兵都是自觉的来到城内的一个地方扎营,又或者是清理战场,或者去守卫城内的重要地点。

尤金现在正在一个大院的屋中坐着,听着下面的一个将领汇报战果。至于城内最好的地方——王宫,尤金还是不敢进去的。毕竟,坐在王宫内的王座上,可是犯大忌的。要是哪个混蛋说出去,自己的老大肯定不介意把自己剁成饺子馅。

“启禀将军,此战我军共取首级九千一百三十二级,俘虏敌军一百八十七人,全部都是重伤员。我军阵亡士卒一万一千三百人,伤三千六百五十二人。伤员大多都是轻伤,修养几天后就能重回战场。六百多的重伤员恐怕...”手下的一名校尉脸色沉重的向尤金汇报着情况。

“厮,也就是说这一战我们损失了一万两千人?”尤金听了手下汇报的情况,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是!算上不能再回到战场的重伤员,我军减员一万两千人。不过将军切勿自责,作为攻城的一方,我军的伤亡能够与守军持平,这已经是非常好的了。”那名校尉继续说道:“再说,安水守军尽皆死战,士兵们战斗自然更加困难,损失很大也是在正常不过了。”

“好了,这点我知道了,记得好好照顾那六百的重伤员,大家都是兄弟!”尤金并没有太过悲伤,作为将军,首先要做到的一点就是不能有妇人之仁。这才仅仅不过损失一万人,到以后战争扩大,一场战斗还不知道会损失多少人呢。

“诺!末将稍后就去伤兵营!”校尉恭敬的道了一声。

“嗯,说说收获吧!总不能光听坏消息是吧!”尤金笑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