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动人心的讲话结束后,萧晨就坐在上座,和王平、罗成他们几个将军凑成了一桌,几个人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其余的人自然是不敢上前打扰这一群大佬们喝酒吃肉,就连几十个新郎官们也没有一个上前去的。

毕竟自家老大都亲自来到婚礼现场了,这已经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死了呢。看着大王他们喝的那么开心,几十个新郎官高兴的要死。这种情况下,要是自己还不知趣的前去打扰那几位,不净是一只老鼠坏锅汤嘛。

端起酒杯,跟大壮干了一杯后,萧晨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对着旁边刚和王平干一杯的罗成说道:“小罗啊,这足够几万人一起玩乐的婚礼,得花不少钱吧?”

罗成此时也正在高兴劲头上,随口就说了一句:“大王,不多,花的不多。也就是三百多万,把淮阴城的仓库里面的铜板全花完了而已。”

什么?花了三百多万?不是,这一句还不是最重要的。以萧晨极度灵敏的听觉,直接就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什么叫做把淮阴城仓库内的铜板花完了而已啊!这么说来,自己大军伤亡那么多,一分钱都没得到?

靠!这算什么事啊,本来还指望这些个钱来发放抚恤金呢。你罗成倒好,直接给花光了!就给小爷留下一个城池和那么几万的穷老百姓!

罗成刚说完话,也给发现自己说错了,顿时冷汗直流啊!口中狠狠的咽下口水,然后颤颤抖抖的拿着袖子擦着头上的汗,就连王平敬的酒都没心情喝了。这还真是麻烦不断啊,东城门的事情刚刚被自己化解,现在又给整出这么一件事。

啊啊啊啊!还让不让小爷活啦!

“说吧,咋办呢,罗成!”萧晨端着酒杯,看着罗成,然后说道。

看着自家老大说完话,喝着手中碗里的酒水,罗成也是苦恼的紧啊。怎么办?小爷咋知道怎么办啊!钱都花出去,我也不可能再给您拿出来啊。家里的钱?自己家里还有钱吗?好像上个月去喝酒还是找王平借的钱吧?

再说了,就算家里有钱,那也不够三百万的数啊!罗成越想就感觉这事越麻烦,只好说道:“大王,末将知罪,还请大王责罚!”

萧晨则是抽了下嘴角,想用这话来逃脱罪名?是那么的简单的吗?落到小爷的手里,不死也让你脱层皮!

“说,继续说啊!”笑嘻嘻的看着窘迫的罗成,萧晨笑着说道。

“额,大王,末将真的知罪了。”

“卧槽,一个知罪就能让小爷的三百万铜板回来吗?”

“可是,大王,现在那三百万全都花出去啦。这要也要不回来啊!”罗成苦瓜个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