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下了斯诺克城,萧晨为了那个良好的港口,直接霸占了这座城池。当然了,为了安抚小弟,萧晨不得已掏出了近千匹完好战马以及一千多匹受伤的战马。其余的战利品依旧是按照之前的分配方法平均的。

弄到最后,两家的老大都满脸笑容的握着手走出了中军大帐。萧晨得到了斯诺克城外加一座良好的港口,老狼呢,自己也终于可以拥有自己的骑兵部队了。那两千多受伤的战马,也被老狼撕咬了一口,直接吞了一小半了。按照老狼的说法就是:受伤又怎么啦,只要还能生崽子那就是好马。对于这句话萧晨是举双手赞同,那两千多的伤马听了之后,更是个个泪流满面的。

由于,大军在于斯诺克城的战斗中,伤亡惨重。所以,事后,盟军对斯诺克城的老弱妇孺再次进行了大屠杀。忍受着空气中那淡淡的肉香味,萧晨和老狼再次不堪的病倒在床榻上。

杀完人,屠完城,烧完尸,大家伙自然该好好休息啦。四千多的伤员、数千匹战马、无数的物资以及众多的奴隶们,在两千骑兵的押解下,再次走上去东林城的道路。弄得罗成离开的时候,满口直报怨。不过,罗成可是再也没法驱杀着奴隶们,让他们加速了。

因为现在罗成只是个小小的火头军了,呜呜呜...泪流满面啊!这坑爹的老大,也太残忍了。想想小爷一名历史名将级别的居然会沦落到给大头兵们烧水做饭的地步,虽然自己在火头军里面备受照顾的,也没怎么做过饭,但这心里就他娘的不爽啊。

不理会罗成是怎么想的,反正萧晨现在是悠闲的不得了。躺在床榻上,旁边的一位敏妃穿着一身紧紧的甲胄,端着药汤,拿着小勺一勺一勺的喂着萧晨喝药。唉,一边被美女喂东西喝,一边在欣赏着那挺拔的山峰,在没事摸摸纤细的小柳腰,拍拍满是肉肉的大屁股,那感觉简直是爽到天上了。

旁边的老狼,看着萧晨那一脸猥琐的笑容,在看着那只咸猪手,在一个超级漂亮的小妹妹身上摸来摸去的。我擦,尼玛,敢不敢不要在爷们面前这么嚣张啊!没看见这里还有一个大活人的吗,居然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

当然,再怎么羡慕,怎么抱怨。老狼是不敢开口说出来了,太狠了。真的,实在是太狠了。爷们这么一个重病号,就只是纠正一下那俩人伤风败俗的坏习惯,居然被那小姑娘打的到现在俩眼圈还黑着呢。身上更不用提了,差点没废掉,要不是辰笑天老大赶紧拉住了那疯婆娘,自己说不定就乘鹤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