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伤亡的统计人员,就把亡于大火以及受伤的人数报告给了马超。足足一万四千多人葬于火海,还有九千多人受伤。其余的将士们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受到一点惊吓而已。可伤亡都成这样了,马超是怎么也压不住自己心头的怒火阿。

一万多人被烧死,还有九千多人受伤,者伤亡对于只有五万人马的马超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跟随者自己的部队,现在活着的也不过只有三万七千多人,而有战斗力的只有两万八千多人。可以说,加拉哈德的这把大火,直接废了自己一半的战斗力阿。

如今自己这边成了残废,自然是不能够在随意安然的追杀加拉哈德了。万一那混蛋再搞这么一出,或者是整个伏击啥的,估计自己的下场也绝对不会比罗成好到哪去。所以,在遭受了惨重损失之后,马超一边派人回去报告,一边继续远远的追着加拉哈德的脚步。

虽然中了加拉哈德一计,损失了近半兵马,但是马超还是得带着兵马去追杀加拉哈德。这不关自己部队的战斗力如何,只要自己能够配合薛仁贵将二十万加拉哈德的大军堵住,那就算是完成了任务。到时候,无论是强攻,还是慢慢绞杀,都可以让薛仁贵那边的五万骑兵扛下大头。

再经过几天的追逐战之后,马超和薛仁贵率领的3兵马,终于将加拉哈德二十万的大军给留在了一处平原之上。当天是烽火大陆纪元公元五年四月二十一号,这一天七万余人的北辰军骑兵在这处平原之上会军,而处在他们中央的则是加拉哈德的二十万精锐大军。

从额尔布吶江被淹,到罗成中计战死沙场,北辰国于日不落国的仇恨便已经根深蒂固,想解都解不开。在尚且未和日不落国交锋之前,一把大水就让北辰军损兵二百万。交锋之后,虽然双方将士各有死伤,但是人家日不落国到现在也没有陨落什么大将阿。打了这么久,杀死敌人的最高官职也不过是一个统兵十万的上将。但那能跟皇家第一骑兵军统制罗成相比吗?

现在好了,七万铁骑不仅包围了日不落国二十万的士兵,还将敌军大将给堵在这里了。只要杀死或者俘虏了加拉哈德,那么自己二人就能够向自家大王交代了。

不过,两人看着前面的大营,还是感觉一阵阵的头疼。营寨并不是很大,估计能够正好容纳二十万大军。但是那高达五米的寨墙,实在是让广大的骑兵将士们深感乏力。最关键的是这营寨的四周都有着好几米宽,三四米深的壕沟。马超第一眼就认出这时谁的杰作了,也就只有加拉哈德才能相处这么无耻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