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一天受到严重打击后,萧晨在第二天早上再次将自己的文武百官拉动朝堂上开使大会。随着二十来天的度过,萧晨也再次获得了两次刷将的机会,可惜很不给面子的是无论是招贤馆还是演武厅,都没有出现心目中的历史神将,全瘠薄是白板将,可把萧晨气逗了。

甚至就连一天一次的抽奖都是什么好东西也没弄到,也就一次整到五十个骑兵,让萧晨高兴一会,之后更是悲催的不成样,有那么三天居然全是再接再厉。萧晨那叫一个满脸惆怅啊,把屋子里的各位神佛像全部砸了稀巴烂,还撞墙自杀了几回,可惜自杀未遂。

回想那二十来天,萧晨就一个想法:这些天就是爷们的倒霉日。抽将抽东西这种运气活倒霉也就算了,可有一次居然在王宫里的阶梯上走着走着,自己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居然摔倒了,还一路直接摔滚到第一阶阶梯。

还有夜照小狮子更可气,本来萧晨骑在小狮子背上,正好好的逛街呢。不知道从哪跑过来一匹小母马,整的小狮子直接把萧晨掀翻在地,然会追随着那匹小母马去玩耍去了。等萧晨好不容易自己累个半死走回王宫的时候,小狮子居然把那匹小母马也带回王宫了,而且俩马还整玩的很嗨皮呢。

之后的一切的一切,不堪回首啊,咱英雄不提当年勇了。话说回来,萧晨看着朝廷上增加的十二位白板将,都感觉丢人。为嘛白板将还能进入朝堂开会呢,按理说不是只有三品以上的才有资格进入朝堂吗?莫非这些都是自己的朝堂栋梁?算了,将就下就过去了,大不了以后再换血。

还好,今天大家表现的都不错,起码没有睡觉的了。不过,还是得严重批评杜大壮同志和张简同志。大家伙一听要开批斗大会,一群老流氓一个比一个积极,如同炮弹般的批斗话语对着这两位同志狂轰烂咋了大半个小时,直接把这两个开会不好好听讲的同志整的口吐白沫,两眼直翻,双腿直抖索。

在不良同志得到最大的批斗后,其余的各位忠于党,忠于国家的一圈逗*们,总算是正式开始本次朝会...首先开口的并不是萧晨,而是李大丞相。“启禀王上,在这二十多天内,我们东林城在您英明的领导下得到了最快速的发展。目前,我东林城两座城池内共计十五万百姓,以及三万余奴隶。开垦农田五十余万亩,三天后,预计我城税收可以达到九十万铜。同时,连接敏湘城的道路在奴隶的奴隶下已经修好,目前正在修理沟渠,引水灌渠,大约十天后就可以完成,到时候我东林城所有的田地都将获得河水的滋养,肯定会更丰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