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现在北辰国西征大军南路军五十万仆从军部队的最高统帅。原本扎克仅仅是一名北辰国内的外夷监工。由于忠诚的坚守在北辰国一方的占线,严酷的欺压各族奴隶,表现良好。

随后扎克就被调入了北辰军仆从军战斗序列,直接就当上了一个哨官。之后,便一直四处流**,直到北辰国发动对联合军的战争时,扎克才真正上了战场。

在战场上,扎克作战勇敢,带领着手下的部队多次立功。军衔也慢慢的堆积到了将军,成为北辰军少有的的外族将军。之后,因为仆从军扩编,缺乏大量的外夷将领。于是,扎克就被布鲁斯给弄了上去,当了一军之长。

原本这一次带领五十万的南路大军,进攻乌兹国南部疆域,并没有机会轮到扎克。可谁知道,大军就快开拔了,原来定下的统帅从马上摔了下来。搞到现在,那名预定的统帅还没有康复,只好让扎克来做这一支大军的统帅了。

扎克一直以来,都是作战勇猛,属于冲锋陷阵的大将。这一次,第一回带领如此多的部队,心里还真有点小担心。不过还好,对面的乌兹国军队,战斗力明显低下。连北辰军战斗编制中最差的仆从军都干不过,再加上仆从军数量巨大,倒也一路上建功无数。

五十万的仆从军在扎克的率领之下,连续拿下了敌人七八座城池。不仅如此,还斩杀了八万余的乌兹国军队,在三路大军之中,建立的功劳也是不少了。

有了这么好的战绩之后,扎克的心思自然是活了起来。之前,没有足够的统兵经验,所有总是有点放不开。现在连续打了好几场的胜仗,再加上乌兹军队战斗力不行,扎克对自己也是越来越有信心了。

在今天上午的时候,由扎克率领的仆从大军,一鼓作气拿下了布提城。打下了布提城,扎克也是有点放松了。只要到了这里,南路大军几乎就快达到乌兹国都城下了。

布提城通往乌兹国都的路程中,城池寥寥无几,更不用说什么坚关险隘了。所以,扎克在得知士兵从城内搜索出大量的酒水之后,直接就开始慰劳大军了。

所有的士卒,在今天晚上都得到了不少的酒水。这对于常年打仗,却很少喝到酒的仆从军来说,简直就上天的恩惠。士兵们越喝越多,直到大部队分人不是喝蒙了睡觉,就是大骂着某某某。搞得整个城内都是乱糟糟的一片,连扎克都看不下去跑到帐篷内睡觉去了。

这一觉,扎克就是睡到中午时分。今天的天气非常的不错,没有了昨天那股子阴凉的感觉。不算太热的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那舒服劲实在是太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