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亓率领二十万人马,负责攻取比尔克城周边的其余未占城池。岳飞则带领剩余的一百多万的士兵,继续向西攻打。

在西面已经没有太多的守备部队了,塔赤城和乌兹山脉的两场战斗,那里的几个玩家损失非常惨重。现在,根本无力去抵挡岳飞带领的一百多万大军。

萧晨闲着没事,也没有再跟着岳飞一起。反而和云亓勾搭一块了,老老实实的呆在比尔克城内。还好,岳飞虽然讨厌萧晨耽误事这个天性,死活不让萧晨跟着。但还是有点良心,将岳云给留了下来。

这一天下午,萧晨和岳云哥两个坐在大帐之内。身前摆了一张小桌子,上面整些小酒小菜。

“小云阿,你老爹真是不厚道阿,居然不带我一起去打仗!”萧晨喝了一口酒,醉晕晕的对岳云说道。

岳云撇了下嘴角,说道:“老哥阿,那是我父亲,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你这大王当的的确是好。”

萧晨瞪着一双大眼,看着岳飞。尼玛,劳资这大王当的就怎么就好了,日。天天不是四处溜达,就是和媳妇呆在一起。政务上面的事情,貌似压根就没处理过,没看现在荀彧累得连老腰都直不起来了吗。

“岳云,你老爹他不让我去打仗,本大王理解。我也知道自己随军出征是什么一副样子,不过,这呆在城内实属无聊阿。”萧晨说完,夹了一口菜,叹着气嚼着。

岳云无奈一笑,这大王的心思可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猜中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你说在东林城呆着不舒服吗?非要跑到前线来,还害得自己也不能去打仗。

岳飞依然记得父亲走时对自己说的话,一想到就感动的想哭阿。儿阿,大王的安全、北辰国的前途,全都靠你啦。只要你拉着大王好好去耍,别来前线,此次大战我给你记首功。

想着当时父亲那副会心的深情,岳飞就想哭,真的想哭阿。

“嗯?小云子,咋回事,怎么猫尿都跑出来啦?”萧晨看着眼中含泪的岳云,疑惑的问道。

岳云是谁阿,是咱媳妇的义弟,谁敢动他。别看今个爷们喝多了,但是,动岳云者,劳资带着百万大军,砍他个九百九十九条街。

“哥啊,我激动阿,能跟哥一起喝酒,真的很激动阿!”岳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

“唉,这孩子还小,不会控制情绪。”

岳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