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啊!杀啊!”

瞬间整个天地之中,都响了惨烈的厮杀声。一百五十万的北辰军士卒,五万三千人的守军部队。在这段三百米长的城墙废墟之间,相撞了。

所有的战士们都情不自禁的喊出了发自内府的厮吼,在这一刻只有鲜血与尸体。长矛与长戈交替之间,双方互相都有着伤亡。刀盾和刀盾狠狠的撞在一起,谁也没有退后一步。士卒一手举着大顿,一手握着刀剑。能砍出一刀就砍出一刀,也不在意砍到砍不到人。

冲锋在前的两军士卒,全都在努力的前移着脚步。没踏出一步,都会付出几十几百的生命,但他们没有一个后悔。

这是一场生与死、复仇与守卫的战争,没有胜负,只有死亡与存活!

不仅仅是在这段三百米的废墟上有着战斗,在其余尚未倒塌的城墙,一样发生着生与死的战斗。北辰军的士卒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守军部队,完全应付不过来。

堵死了城门,但是北辰军硬是拿着投石车,砸塌了一大截的城墙。对于这种无赖的打法,守军部队也是完全没有办法。只能分出一部分部队,前往废墟那里,堵住北辰军的脚步。

其余的部队,则是继续呆在城墙之上,抵挡着城下缓缓而来的那些攻城巨兽。

十五米高的巢车,足够让所有的守军部队绝望了。尤其是,当这些巨兽的数量达到二百架的时候,守军部队只能放弃生存的希望,抱着誓死的决心了。

身后就是自己的家人,谁也不知道前来复仇的北辰军杀入城内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反正,北辰国屠空的城池,已经不再少数了。

一架架的巢车很快就来到了城墙跟前,上面的数十名弓箭兵立马就露出了搭好箭枝的长弓。随后,一阵箭雨就撒到了守军部队的头顶之上。

紧接着,巢车之上的木板就扣在了城墙之上,一队队举着步兵大盾的士兵就出现在守军部队的眼前。身后,跟着的是一个个举着五六米长戈的士兵。在之后,就是一支第一次出现在战场之上的北辰军部队!

弩兵!

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积累,北辰军的弩兵人数终于扩编到了一个协,达到了一万人。当然,为了养活这一万人,萧晨连小辰昭的奶粉钱都扔进去了。

很快弩兵的威力就彰显了出来,在守军部队看到这支部队的一瞬间,数十名弩兵就射出了手中安装好箭枝的弩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