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登陆战打到了傍晚,连续几个小时的战斗,让双方血战的士卒都疲惫不堪。

郝昭看着缓缓退去的黑色潮流,口中大呼了一口气。在激战前还没发现,原来联合军中也不全是笨蛋。联合军仗着人数众多,一队队的跟自己玩起了车轮战。从上午接连不息的打到了傍晚,许多的北辰军士兵还都在饿着肚子呢。

不是没有人做饭,而是没有时间。联合军汹涌的进攻,迫使北辰军几乎所有人都上了矮墙,参与血战。饭食在那个时候已经不是重要的了,挡住敌人、杀败敌人,才是最重要的。

长时间的战斗,双方的伤亡都是非常大。联合军面临着北辰国的二十万弓箭兵射击,仅仅这一战就死伤了近二十万。若是加上之前死伤的十万人,不过一天的时间,部队就已经伤亡三十万了,谁看了都会心疼。

北辰军同样也不好受,在联合军携带着攻城武器登岸后,北辰军的伤亡就迅速上了来了。

阵亡两万三千人,伤一万九千人,总计四万两千兵马。相比与北辰军的二十万伤亡,也不算小了。至于之前消灭的那十万人,大家都心有默契的没有算进今天的战报之中。

郝昭看了一眼战报,就随手丢在一边了。战报不能说明一切的问题,有些潜在的东西是用眼睛看不到的。

比如说士气这玩意,别看今天联合军杀的多猛。但不要忘了:一鼓作气二而衰三而竭。今天联合部队的第一次进攻被击退了,明天或许就不会再有如此激烈的战况了。或许后天,双方就该进入对峙期了。

只不过唯一让郝昭有些担心的是,今天下午刚刚到达的敌人援军。这么一股生力军的作用就不多说了,只要联合军的指挥官不犯傻,绝对会将这枝生力军放到后面进攻。

自己手中这残余的四十五万疲军,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坚持下来。

在联合军撤回去之后,北辰军就纷纷跑下城墙,来到一边的水桶变就是一顿牛饮。冬天独特的干冷气候,血战大半天的士卒们,没有几个嘴唇不干裂的。

喝过水的士兵,提着自己的装备就再度跑回了矮墙之上。天色渐黑,原本应该吃晚饭的时刻,现在北辰军却全部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之上。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没有时间来吃饭,敌人也不会给他们吃饭的时间。

所有的人都没有休息的时间,矮墙之上的十几万人在不停的血战。矮墙之后的二十万弓手,手指都已经划破了,但依然在不停的放箭。后面的十几万人也没有闲着,他们在不停的朝着矮墙运输各种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