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溜达一圈,吃个早饭,就遇到了一个超级极品的原住民英雄,这一点的确是让人非常高兴。

在安排云亓去找太尉老大人吴封报到之后,萧晨和小德子两人就开始在东林城里四处逛达了。转悠了一大圈之后,两人才不依不舍的再次回到宫城之内。

刚回到宫里面,萧晨还没来得及休息片刻,就有太监禀报说丞相荀彧以及大将军王平带领一众文武官员正在宫外等候,请求觐见大王!萧晨当时就疑惑不解了,这群混蛋都闲着没事干了吗?一大家子人全部跑过来求见自己干嘛,不管国家的政务和军事了?

虽然疑惑,但是萧晨还是急忙的走出了屋内,并让那个汇报情况的小太监出去喊荀彧和王平那帮子人了。自己则是一路慢走的朝着咨议殿前进,打扰本大王的兴致,没让你们集体扫厕所就算好的了,现在就呆在主升级里慢慢等小爷吧。

一路上,摸摸花草,再戏戏水,挑逗一下路过的小宫女。原本只需要十来分钟的时间,愣是被萧晨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走完。当萧晨走进咨议殿的时候,一众文武官员们,立马哭着高呼万岁。

坐在自个的龙椅之上,萧晨看着第一个蹦达出来启奏的陈宫,顿时就是一阵头大。陈宫站出来说话,那一定是三句话离不开生儿子。果然,军师祭酒大人在站出来之后,就是一阵阵胡谈海说。内容依然是那个关于生儿子的大问题,只不过这次的思想教育课,明显时间加长了。

从进入咨议殿开始,原本三点多的时间,慢慢的变成了四点多。直到夕阳落山,陈宫这货还是再说。逐渐的,太阳消失不见了,月儿姐姐露出了她的庐山真面目。然后,陈宫还是再说。

讲了好几个小时的思想教育了,陈宫期间也喝了十几杯的茶水了。但是这孩子居然还有力气说,而且词都不带一样的。萧晨听了这么老大半天,耳朵早就升茧子了,眼皮耸拉着,头一勾一勾的,口上更是不停的打着哈欠!

站在大点左侧的那帮子军中大佬粗们,早就一个个的歪着脑门睡觉了。反倒是右边的那帮子文臣,居然没有一个犯困的。一个个都是眼神散射着精光,看着那依依不绝的陈宫,满眼都是小星星啊!这陈公台果然非同一般啊,看看这口材,一口气说了几个小时,真是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