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黑的夜色之中,寒冷的冬风胡咧咧的吹着,早已光秃秃的树木依然被吹的枝条乱舞。突然,一个粗壮的枝条上面的积雪被吹落了下来。积雪落在离地三米高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顺着白雪在黑夜中的微弱光亮,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是一名士兵,一名骑兵。红色的铠甲,黑色的铁盔,以及那雄壮的战马。一人一畜,居然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而且,就这样静静的立着,没有一点移动,就好像雕像一般。

乌黑的天空中,没有月亮,没有星光点点,只有那黑漆漆的无限夜空。

罗成抬起头,看了看高空,随后露出了一丝的微笑。嘿嘿,月黑风高,当为杀人夜!

估计了一下时间,大约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

罗成翻身落马,随后,对着身后说道:“传令下去,马衔草,蹄裹布!”

“诺!”身边的一个侍卫就朝着身后轻声的传起话来。没多久的时间,这区区六个字就在两万人只见传开了。所有人都翻身下马,随后,轻手轻脚的给马嘴里塞上了一大堆的干草。又从马鞍处取出几个大布块,将马蹄快速的裹上。

或许有许多马对于嘴里的杂草感到不满意,就跺着蹄子哼哼了两声。随后,就遭来了主人的几个响亮的大巴掌!

这件事情,并没哟耗费大家多少的时间。大约一刻钟之后,全军两万的骑士,就再次翻身上马,握紧了马缰绳,随时准备出发。

罗成看着身后的士兵,因为天色的原因,只能看到离自己最近的十几个士兵的脸庞。连续两天的夜间行军,在寒风的磨练下,一张张俊脸之上,尽显沧桑!

随后,罗成没有说任何话,手掌微微的抬起,然后大手一挥,轻轻的说了一声:“出发!”

罗成一马当先,轻松的越过几棵小树,就朝着大路之上奔去。

其余的两万人,可不敢学罗成那样速度快的吓死人。大家伙的控马技术还不算太好,再加上夜黑风高的,万一一头撞上了树木怎么办。到时候,自己可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一望无际的平野之上,白雪铺满了大地,使得整个世界瞬间就成了银白色。就在这是,一道长长的黑影,突然出现在原野之上。白色的大地之上,这一支黑色的影子显得格外的明显。

原来,这正是罗成率领的两万骑兵。骑兵的战马,在衔草裹蹄之后,奔跑期间的响动声就能够降低到了最低,敌人也不能隔着老远就听到那打雷一样的震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