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一个性盲(求收藏!)

第7章一个性盲跟我汇报难道不一样吗?”赵哲哲显著是不高兴,并大言不惭地言道,“麻痹的!我现在好歹大小是你领导嘛。这时候,你不把老子放在眼里!?”

“跟你汇报,与跟仙儿姐汇报,不一样的,大不一样!”陈松松斜眼瞥了赵哲哲一眼,鄙视他:老子就是不把他这位小领导放在眼里!你姥姥的(学仙儿姐姐的口吻),你拿我怎么样?

“你们在说啥呢,什么不一样?”吴飘飘倏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当她听清楚是怎么回事后又微笑说,“陈兄弟,你想对赵兄弟说。那你现在总可以说一说了吧!”

“嗯!嗯!”陈松松得意地盯了赵哲哲一眼,那眼神在说,我就不向你汇报,你把我怎么样?(端得把赵哲哲气得赵哲哲想吐血不可),于是,他清清嗓子说:“仙儿姐姐,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乎,紧接着,陈松松将杜看儿与四个相公的“**”几乎一字不漏地讲了起来……

但见,吴飘飘越听越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燃烧着,凭她丰富想象力,极快在脑海不禁浮想联翩,*︱影不绝,她那白皙的脸庞不禁飞起两片彤彤的红云,仿佛是她在白皙的脸上擦了胭脂,显得猩红猩红,顿时让她显得娇美无敌,真可谓人见人怜,花见花绽。

聪明而机灵的赵哲哲也顾不得欣赏吴飘飘艳丽的姣容,倏地垂下他那个发达的大脑袋;而陈松松这种混球、傻小子,却是浑然不觉,但见他嘴巴一张一翕,还在大言不惭、滔滔不绝地讲着……

有人说“无知无畏”,而陈松松却是无知不知羞耻!!

若在平时,吴飘飘必然会断恶喝:你姥姥的!别说啦!秽污了本姑娘的清耳!你再说,姑奶奶撕烂你的臭嘴!

不过,如今此时,吴飘飘为了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强忍着头皮发麻,羞愧难挡,还是聚精会神地听下去,当陈松松说到三相公说杜看儿是狐狸精时便说:“慢!慢!慢!你说,他说她是狐狸精,还是胡丽青?”

“不过,我听得出来,他是跟这骚︱娘们开玩笑的,说她是狐狸精投胎,不是叫她为胡丽青。”陈松松还是傻乎乎地说道。

瞧仙儿姐姐的那透明的眼神和着急的模样,指定对这个特感兴趣,陈松松惴测道,于是又大胆地瞥了吴飘飘一眼,他那神情端的是得意洋洋,沾沾自喜。

“狐狸精,胡丽青?这之间是不是一个意思?亦或胡丽青与狐狸精是同一个人?只是叫法不一样?”吴飘飘暗暗琢磨着,反复分析,一边思考一边呢喃出声。

“仙儿姐姐!我想问你一个事。”陈松松YY地笑笑,突如其来地问。

“什么事?你说吧!我们之间用不着转弯抹角的。”吴飘飘思路被打断,有些不悦,但她毕竟有身份的人,毕竟是他们首长,因此情绪控制得很好,不露声色说。

“究竟,四个男人在**跟杜看儿在做什么事呀?”陈松松眨眨眼睛,无知得天真灿烂地问道。

“啊?陈兄弟,你难道连这个事都不知道?不会吧,我的天呐!”吴飘飘的面颊上顿时又飞起两朵晚霞,显得腓红腓红,以为陈松松在耍什么花招,明知故问,欲想轻薄她,看得出,他们的仙儿姐姐有些薄怒。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taohuaxiannuzhizhuyao/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