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 外生枝

“我没有什么呀,就是芝麻开门这句话呀。”陈松松也是又惊又喜,但是他是抱屈地说的。

“不对,你肯定还有其他的话。我也听到你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吴飘飘高高地扬起蛾眉,还有些兴奋地说。

“嗯,我刚才说是……”陈松松于是把刚才的话学说一遍,一字不漏地。

“是的,你就是这么说的。”吴飘飘说毕,又去看着那块魔方了。

“松儿,你把刚才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说一遍吧!”吴飘飘一边看着那块魔方,一边对陈松松说道。

“芝麻开门?其他是什么呢?总是啊哟哇啦,怪哩怪气的字眼,芝麻开门……”

“怎么样,仙儿,它显示出来没有?”陈松松说了一遍以后问吴飘飘道。

“没有呀!”吴飘飘淡淡地说道,她也没有显得十分惊奇。

“怎么回事?”却是陈松松显得非常惊讶了。

“我分析着,可能,你第一遍说时,它听到有些类似,所以部门显示一下,当你再说一遍时,第一遍它已经进行了辨别,第一遍是错误的,第二遍它就不显示了。”吴飘飘反映极快,按照自己的思路说给陈松松听。

“您分析得极有道理,不由得人不信服。我想过,可能就是这样的。”陈松松眨了眨眼说道。

“虽然又是巧合,但是它的秘诀跟你总是有缘的,你一说它又显示了一下。”吴飘飘根据刚才情形总结道。

“真的吗?”陈松松一时有了很大的鼓舞,兴奋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难道不觉得吗?”吴飘飘甜甜地一笑,此笑不可方物,妩媚绝了,笑得陈松松心都酥了。

“真是巧得很。我也没有说什么呀。芝麻开门是铁定了。其余的都是叽哩呱啦,都是乱响的字眼。这个‘啊’是要的,那‘哩’字是不是要呢?……还有……啊、吗、哩等等而已。”听吴飘飘这么一说,陈松松更加来劲地总结起“巧遇”的来了。

“是的,松子,你是得应当好好地总结一下了!”吴飘飘又微微一笑,鼓励陈松松道。

“是呀,这倒底有多么深奥、多少长度,可我心里一点也没有底呀。”陈松松想了一会儿,一点头绪都没有,脸色难看地说道。

“好好地琢磨、琢磨。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嘛。”吴飘飘进一步做起陈松松的思想工作,进一步勉励他说道。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taohuaxiannuzhizhuyao/31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