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最美小尼(求订阅!)

“以我之见,可以这么分析。”刘青青伏在小山坡上,慢慢给李磊磊推理解释,“当然,我也没看见,只能用分析推理。你可这样设想:她们的洞业已打到一定程度,开光在最前面开挖,开明把开光开挖下来的泥土装到筐里,而开净把装好泥土的筐子递给开修,所以我们只看到开修在一个劲地钻出地洞倒泥土,而其它三个却在洞里做什么?这样一分析,就可想而知了。”

“不错、不错,有道理、有道理!诚如你如言!佩服、佩服!”刘青青的这番话拨开迷雾,让李磊磊豁然开朗,仿佛已看到她们在里面打洞的情景了,洞若观火了。

“还是青哥英明!”陈松松心服口服地说道,“分析得头头是道。”

陈松松的话多多少少有一些拍马屁之嫌,被刘青青狠狠地鄙视一顿。陈松松马屁没拍倒,却似被马蹄狠狠踹一脚,讨得个很没趣,妈的,得瑟你!暗骂。

“大家莫讲话了,她们出来全都出来了!”赵哲哲当大家说话的当儿目不转睛紧盯着。

他们立即义不容辞地停口息嘴,举目望向那儿——她们已经都站在洞口的林子里,相互之间在扑打身子的泥土和尘埃。

她们身边放着两把十分明晰的镢头和三只竹筐。

这时候,陈松松看见开修向开光、开明、开净指指那一边的树林,然后就离开了。

当然,这情形其它三位兄弟也瞧见。陈松松向刘青青耳误几句,见刘青青点头首肯,陈松松就远远地跟踪开修而去。

开修走到另一个树林子里,急忙解下裤腰带,然后极速地退下裤子,由此同时,她蹲了下去。不过,灌木与杂草遮住了她——她除了脑袋以上部分以外,其它部分都遮得严丝合缝,可是这张光洁漂亮的脸蛋还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陈红的。

陈松松猫着腰来到那林子对面时,她已蹲下去了。当然看不见,他拉长脖子使劲看,只看见她蹲在地上,但她在做什么,他没看见。他拼命地伸长脖子,还是没看见,他跳起来看,也什么也没看到。

陈松松想走近一点可能就能看见,当赶去时,开修从地上爬起穿上裤子,勿勿地离开那个片树林。

但是,陈松松还是没有停下脚步。他如一只夜猫似蹿了过去。

但见她蹲过的地方显得湿淋淋的,还有一个浅浅坑,那坑里面还汪着一些水液,上面冒着泡泡。

这坑是开修尼姑打的么?

陈松松呆呆地想,她用什么东西打的呢?这液水又是从哪来的呢?

他想不明白,于是用手抓了一把湿土,拿到嘴上嗅了嗅,立即有一股骚味直冲鼻孔,熏得他欲呕吐……

陈松松全身而退来到大家跟前。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taohuaxiannuzhizhuyao/10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