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产房里上演的大戏

产房的灯一直亮着。.产房外,冷逸梵与小粉团一脸“焦急”地等待着,既然是做戏,那自然要做到十成十!

“怎么还没出来啊?真是急死人了!”冷逸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转,完全没了他平日里的优雅以及风度。

“爹地,爹地,妈咪都送进去两个多小时候了,怎么还没生出小弟弟来啊?妈妈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小思思好害怕,嘤嘤嘤……”小丫头的小脸拧巴着,一副担心得要死要活的模样。

数小时前,小丫头得知了万能的爹地大人竟然没有带回妈咪的消息,她震惊得不行!等她知道整个事情的始末,愤怒的小宇宙就雄雄燃烧了起来!居然敢这么残害她的妈咪,小思思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说吧,爹地!咱们怎么反击?从贾秘书到冷大峰,端木下这么大的一盘棋,绝不是单纯地冲着谁复仇,他是冲着整个冷氏的天下来的!他的胃口还真不小,一只小蚂蚁也妄图吞下一只大狮子?爹地,我只有一个要求,怎么让端木死变态痛苦怎么来!”

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女兵,这个死端木都欺负到他们头上来了,那不就是找死吗?那就成全他,让他死得透透的!

“那个假女人的好日子到头了,我们来让一切提前。”冷逸梵轻吐一句话,小粉团便明白了爹地大人的意图,“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我去收拾她,保管她终生难忘!”

“不用,别脏了你的小手。咱们父女俩好好演戏就行了!”害假小今摔倒流产这样的事,怎么能让他的心肝宝贝来做呢?他们的目标始终是假小今身后的端木天泽!假小今不过是枚棋子,而且还是一枚随时会被端木丢弃的棋子。

“好吧,我也觉得我比较适合高智商的事情!”父女齐心,其力断金。

当务之急是把妈咪给救出来!而现在能救妈咪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端木天泽得逞,让他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以为自己赢了,才会放心地把妈咪带出那栋别墅!

“嘤嘤嘤……爹地……妈咪和小弟弟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小粉团嚎得更大声了,干脆一把抱着冷逸梵的大腿,一副无比害怕的模样。

可她心里想的却是,拜托爹地,你别再转了好吗?我的小脑袋都给你转晕了,我知道你是在为妈咪急,妈咪有阿九姐姐他们保护着呢,暂时不会有事的哈。

“一定会的!一定会的!”冷逸梵的那表情简直是比小粉团还紧张,生怕曾小今一个不小心就抛弃了他们父女似的。

“少爷,小小姐,少奶奶一定会没事的!”看大主子和小主子都演得这么投入,阿亮觉得自己不尽心一点儿都说不过去了。

突然,产房的门被打开了,冷氏最优秀的妇产科大夫走了出来。

冷逸梵十分困惑,也没听到产房里有小孩的哭声啊,大夫怎么就走出来了?她不是应该在努力地给假小今接生吗?他一边想着一边立即冲上前去,紧张地道:“你怎么出来了?是不是小今出了什么事?”

妇产科大夫眉头紧蹙,“对不起冷总,夫人这一摔摔得太重了,她的情况很不好,大人和孩子,我们怕是只能保一个了,请您选择——”

大和小,只能保一个?真有这么严重吗?

冷逸梵大怒道:“你闭嘴!无论大人还是孩子,我都要他平安!”

妇产科大夫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哀求道:“冷总,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可是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危急,请您做好选择后签字,否则我们真的不好施救!”

医院也有医院的规则,冷氏的医院之所以是a市是最好的医院,除了这里有最好的医生,医疗设备与环境,还因为这里有最规范的制度。

而身为冷氏最高领导者的冷逸梵,从来不擅自破坏这种制度,因为他学医出身,把每一条责任都写得清清楚楚,就连发生紧急情况里应该怎么处理都无丝毫遗漏,甚至还把优先权都明确地写进了制度里。

他是冷氏的王,他与他的家人就是享受最高等级的优先权,这一点所有的人都毫无疑议。可是即便是王,在王后产子只能保一个的时候,他也必须自己做出选择,否则出了任何问题,都由他自己承担责任!

“哼!冷逸梵一直为自己不断完善的医疗制度而得意,却没想到也有作茧自缚的一天!”医院中无人注意的偏僻角落里,端木天泽正冷冷地盯着冷逸梵的反应。

“我不选!我两个都要!”冷逸梵坚持道。看得出他的坚持很痛苦。

“我也两个都要!妈咪,小弟弟,都要!”小思思也来哭闹道。看爹地大人演得那么辛苦,她不来陪演一下怎么行?

“冷总,您何苦为难我们?您再这样拖下去,对夫人和孩子都不好!”妇产科大夫急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分秒必争啊!

冷逸梵沉默了。他的沉默落进了端木天泽的眼里,便成了讽刺,“小今,你还以为你丈夫有多爱你呢!其实他也就是个普通男人而已,在你和孩子之间都做不出选择!如果换作我,当然是保你,有什么能比你重要?”

所以冷逸梵不适合做曾小今的丈夫,他才适合;而冷逸梵也不适合娶妻生子,安安心心地跟他在一起才合适!

“冷总,夫人有话要对您说,非请您进去一趟不可!”护士长从产房里跑了出来。眼看着冷逸梵无从选择,变成了僵尸,还不如让夫人好好劝劝冷总,因为再耽搁下去,很可能谁都救不了了!

所以那位妇产科大夫没有阻止冷逸梵进去,只是告诉他,不要太久,否则母子俩都危险!

冷逸梵冷冽的眼神几乎把产房内外都冻成了冰,假小今虚弱地躺在产**,身下都是血……

“逸梵,逸梵……”她拼了命地朝冷逸梵伸出手去,冷逸梵的潜意识里是很想回避的。哪怕他的手上已经戴上了手罩,可是那层手套太薄,完全不足以挡住他对假小今的恶心。但为了把这出戏唱下去,冷逸梵还是勉强自己握住她的手。

“老婆,小今,我在这!我就在你的身边!”尤其是一想到假小今的那张脸,就是从死去的林若仪身上扒下来的,冷逸梵真是每看一眼就恶寒无比!

“逸梵,我不行了,听医生的,保孩子吧……”假小今虚弱地说道。早在进入冷家之前,端木天泽为救逼真,已经在家里陪她演练了无数次了,所以她可以将每一句台词说得无比真实。

“不!我不能没有你!”

“可是,我是母亲,我不能让孩子有事!”假小今坚决不同意。

“不!他不会有事的,他是我们的孩子!他一定可以挺过去的!”

“别傻了,老公,你也是当医生的,知道我们之间只能选择一个了!”假小今坚定地说,“保孩子!”

“不——”冷逸梵用力地摇着头,已经痛苦地说不出话来了。

“老公,听我的,保孩子!别让人恨你!”

“不!”冷逸梵下定了决心一般,“如果非要先一个,我也是保你。孩子,我们以后还可以再生……”

“老公,你疯了吗?这可是我们的孩子!你不可以——”

“我是你老公!你要听我的!”冷逸梵霸道地打断。他已经很清楚端木此举的目的了,既然如此,那他就顺着对方的心意演下去。

“你要是不保孩子,我就算活下来,也会恨你一辈子!”假小今放了狠话。她当然不是真的有多爱自己肚里的孩子,她只是要拿孩子做文章而已。

“你恨好了,我宁愿你恨我,也不能失去你!”冷逸梵的话令假小今忌恨不已。

男人在追求女人的时候,都会说尽各种甜言蜜语,都会发誓一辈子对女人好,可是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个?只要女人生一次孩子,就什么都暴露出来了。有几个男人敢在保大保小的问题上,坚定不移地保大人?

只有女方的亲爸妈才会真心在乎女儿的性命,婆家是一定会保孩子的,丈夫则一般都是不吭声的。因为子嗣远比女人重要,血亲不能没了,而女人还可以再娶!

正因为假小今将男人看得如此透彻,所以她宁愿去爱一个世界最强大的男人,反正男人都一个德性,为何不选个高富帅?至少爱情没了还能有物质,至少帅男人看着还养眼!

所以她让自己爱上了端木天泽,她以为这个男人能带给她想要的金钱与权势!

“老公,你知不知道我怀的是个儿子?把他生出来,你们冷家就有后了!你也就——”假小今开始上演深情的戏码,一步一步挖了坑,就等着痴情的冷大少往里面跳!

“我知道!可是儿子又怎么样?有你重要吗?”冷逸梵似乎是急于劝服小今,“你,我是一定要保的。至于孩子就看他的造化了,只要他能平安出生,我就把冷氏的一切都给他!”

“真的吗?”假小今的两眼立即放出了贪婪的光芒,她等的就是冷逸梵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