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曾小今,你不要逼我!

曾小今就坐在沙发上,斜睨着端木天泽,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曾小今!你实在太嚣张了!”端木恼怒异常!看来女人果然宠不得,非得好好收拾一顿不可!

“我就是这样啊!你第一天认识我吗?”老娘就是这么嚣张,咋的?忍不了就放老娘走啊,你不愿意忍,有的是人愿意忍!

端木天泽的眼里全是怒火,他冲到小今的面前,一把扯住她脑后的头发,逼她与自己对视,“你今天很嚣张啊!是不是见了什么人?是不是有人给你撑腰了?啊!?”

阿九是以新招来的女佣身份留下来的,她默默地在客厅里干着自己的活,但余光却始终注意着客厅里的动向。 看到端木那个死变态居然这么欺负曾小今,她才知道小今每天在这里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心里是又气又心疼,就想过帮忙。

小今却悄悄将手伸到端木的背后,朝她做了个制止的手势。

都已经忍了这么久,曾小今对端木天泽的喜怒无常以及不要脸,都已经有了很强的免疫力了。除了欺负孕妇,他还会干什么?

“我的腰不用人撑,也是直的!不像有些人,一辈子都只能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直不起腰也抬不起头!”曾小今对上端木怒火滔天的眼,笑得云淡风轻。

以为她是吓大的吗?她可是经历过无数生死的女人,她倒想看看端木还能拿她怎么样!

“你!你不要逼我!”端木一个字一个字地话给挤出来。

“在逼别人的人,一直是你!”曾小今的嘴角慢慢地勾起一抹冷笑,“端木天泽,你最好能关我一辈子,但凡我有任何能够出去的机会,我一定让你后悔这辈子认识我!”

“你不承认是吧?好,我有办法让你承认!”端木天泽是个疑心很重的人,他一旦怀疑了一件事情,除非能百分之百证明这件事是不存在的,否则他就会怀疑到底。他从门外叫来了几个保镖,吩咐他们把所有的佣人都带过来。

“小今,你现在承认还来得及!不然的话……”端木天泽故意收住不说了。

曾小今理都不理他,拿过一本杂志就翻了起来,端木给她的杂志全都是过期的,不过没关系,曾小今也没什么心情看文字,只是翻看里面漂亮的图片罢了。总之,看什么都比看端木那张脸要强!

“曾小今,我说话你听没听到?”端木天泽见曾小今不理他,他还恼了,一把抽走了小今手中的杂志。

“跟我有关系?你请来的佣人,就没一个是我能看上眼的,你想折腾关我什么事?搞完就赶紧滚,我还要休息,没时间跟你耗!”曾小今说罢就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副对无聊事情不感兴趣的模样。

可是,她的心里却在打鼓,看来端木是想对佣人下手了,其他的人死活她可以不管,但阿九和冷逸梵派来的人,她就不能不担心了。

待佣人们都到齐了之后,端木天泽凌厉的眼神一遍遍地从他们的身上扫过。扫到佣人都瑟瑟发抖了,他才慢幽幽地开了口,“哪些是这几天新来的佣人?”

他一边说,一边暗中观察着曾小今的表情,曾小今却是铁了心在沙发装死尸,仿佛就要睡着了一般。

阿九和她带来的那几个人往前站了一步,大家都是战战兢兢的模样,仿佛担心自己新来不懂事,做错了什么惹得东家不快了。

“你,叫什么名字?”端木一眼就在几个人当中找到了阿九,他觉得这个姑娘的眼神里有着一分坚韧,这一点跟曾小今很是有几分想象。

“老…老板,俺叫翠花,刘翠花。”阿九用着一口带着土腔的普通话说道。

听到阿九的声音,曾小今的眉梢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这个端木的眼睛可真毒,一找就找到了阿九!然而越是这样,她越是告诉自己要平心静气,端木就是在试探她呢,她可不能上当!

“翠花?”端木阴阴一笑,“你多大了?结婚了吗?”

阿九的脸一红,不好意思回答,经旁边的人提醒,才不好意思地说道:“俺十九嘞,对象也找好嘞,等到明年年纪一到就去领证嘞!”

端木的笑更阴冷了,“你的对象不行,我重新给你找一个好的吧!”然后就在保镖里点了一个长得又老又丑的中年男人,“他就不错,忠厚老实又顾家!”

阿九不觉有些心慌了,她只知道端木是个死变态,还不知道他居然变态到了这种程度!这是明目张胆的强.暴啊!他以为自己是谁?上帝吗?想怎么揉.搓别人的人生,就怎么揉.搓?

阿九立即道:“谢谢老板!可是俺跟俺对象已经订了亲嘞,再找人就不合适哩。不如把那位大哥让给其他姐妹吧?”

端木天泽不理会她,直接向那保镖道:“我连媳妇都给你找好了,你还不去办事?”

那个保镖色眯眯地打量着阿九,虽说这个女的长得土了点吧,好歹是个年轻女人,哪有白上的机会不要的道理?在这里,他们老板就是天,出了事有他兜着呢!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保镖连声道谢,上前一把扣住阿九的手腕,就要把她往外面他们保镖住的小房间里拉。

“老板!老板!这不行滴,这真的不行滴!俺家连对象的彩礼都收了,俺爹妈知道会打断俺滴腿……”

阿九跟了曾小今也有几年了,上了手就能估摸出对方的实力,这个保镖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但是现在她不能动手,只能继续装着她的农村傻大妞,“奋力的”反抗着。那保镖则抓住这到手的大便宜,怎么都不肯放!

“放心,他的彩礼我会加倍赔给他,你就好好跟这个人吧。他不会亏待你的!”端木可是知道农村里的姑娘把贞.节看得比性命都重要,他就不信自己撬不开她的口!

“老板,我求你!我给你跪下了,这事情不能这么干滴!”阿九一边甩开那保镖恶心干枯的手掌,一边就往地上赖,眼睛里努力挤出几滴眼泪来,同时以端木看不到的角度,悄悄暗示她的人忍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你真的不想嫁给他?”端木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真的不能啊,俺对象对俺很好滴,俺不能对不起他,不然村里人要戳俺家脊梁骨滴……”阿九赖在地上,一副哭得好不伤心的模样。

那保镖见老板又要改变心意了,心里很不痛快,但碍于端木的权威,他不敢太大力去拽阿九,只是仍很不甘心地盯着她。似乎随时都可以把她从地上拽起来,扛到房间里享受一番似的。

“那你老实地告诉我,今天有什么人来过没有?”端木居高临下地一指那个年老的丑陋保镖,“你说实话,我还会给你奖金,你要是敢说一句假话,你从今天起就是他的媳妇了,懂吗?”

“懂!懂!”阿九用力地点点头,仿佛下了很大决心的模样,“今天来的人有我,还有阿顺!”

那个阿顺的姑娘,以前也是曾小今的手下,与千面妖狐有着深仇大恨,老妖狐死了之后,她因为没有其他亲人,又喜欢跟着曾小今,就继续留了下来。她也是小今手下的得力助手,虽然年纪比阿九小点,却是个机灵的丫头。

她立即朝狠狠地朝阿九瞪了一眼,仿佛被阿九拉下水了一样。见端木望向她,就抖得更加厉害了,怯懦地哭道:“老板,俺跟翠花没关系,俺们不是一个村的……”

端木极不高兴地瞟了她一眼,立即有人小声提醒道:“老板没问你话呢,还不闭嘴!?”

阿顺立即闭了嘴,还做出一副被吓得不敢哭的样子。绝对是个一等一的演戏高手!

然而她的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为阿九担心,虽然他们来之前都有心理准备,可是这个端木显然比他们想的还要变态!什么变态的法子都使得出来!

“还有呢?”端木问阿九道,显然他对阿九的回答十分不满意。

“还有?”阿九一脸她知道的都已经说了的表情。

“还有!”这是端木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在他看来有很多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用强不行!

“还有……还有……”阿九一副死都想不起来的模样。

“带她走!”端木很快就失去了耐心,这里的佣人多得是,他今天有的是时间在这里耗!

“别!别……”阿九一边挣扎着,不让那保镖一边碰她,一边大叫道,“还有一个送菜的小哑巴,送了菜,拿了钱就走哩。”

“看来你是不愿意说实话啊!”端木看了那保镖一眼,“还不把你媳妇带走?”

那保镖会意得很,这一次他可就不是拽了,想直接把阿九给扛走,看她还怎么赖?白给的女人怎么能不要?尽管他已经有了老婆孩子,可是哪个男人不喜欢年轻女人?豆腐还是嫩的爽口!

“老板!俺说的都是实话……老板!”反抗就意味着前功尽弃,阿九只能放弃!她很快被那保镖扛到了肩上!

眼见着阿九就要被带走了,阿顺等人的拳头都捏紧了!他们被老妖狐欺负了那么多年,发过誓这一辈子再也不受人欺负,这个端木死变态,竟然硬生生地往他们的头上踩!怎么忍?

端木并没有注意其他人,他只一心一意盯着曾小今,看她有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