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擦,老人家的便宜你也占?

曾小今顿时就炸毛了,就镇长那儿子,都没有冷逸梵的脚趾头长得好看好吗?呆头呆脑的一副弱智相,这也就算了,还偏偏特别好色,看到个稍微好看点的姑娘,就恨不得立即拽到自己家里去!

她怒回道:“行!我去!我现在就去,我把他打得管我叫姑奶奶!”

“你敢?”曾爸爸怒声道,“打坏了,就把你嫁过去赔医药费。.”

曾小今,“……”

好啊,她在她爸眼里就只值一笔医药费啊?冷逸梵可是用整个冷氏的产业来娶的她!都是口口声声说是爱她的男人,咋区别就那么大呢?

曾小今不管了,撸起袖子就往外冲,今天不揍个人,这口气是顺不过来了。

“小今!”还是冷逸梵一把拉住了她,他的声音没有一丝丝的不愤,相反,全是春风般的柔情,“没事,不就是洗点东西嘛。能难得倒我吗?再说我还从来没有给爸妈洗过衣服……”

别人的衣服,他当然不洗,可是那个人不同,他是曾小今的父亲,也是他的岳父!就当是在弥补从前没有孝敬双亲的遗憾了。

“可是——”曾小今心疼啊!她男人的十指可是从来不沾阳春水的,她爸让他吃点苦也就罢了,可是现在不是明摆着要羞辱他这个大少爷吗?这是赤果果的仇富啊!

可是冷逸梵这个笨蛋,偏偏还在这里挨着!受着!忍着!说好的聪明才智呢?说好的霸气威武呢?说好的……

曾小今就差高声呐喊,快去削我爸我站你这边了!

冷逸梵笑着捏了一下曾小今的小鼻子,就去干活了。曾小今就想跟去帮忙,曾爸爸坚决不允,故意派其他的活给曾小今做。

曾小今望着冷逸梵忙碌的背影,狠狠地冲着她爸的后脑勺做了一个鬼脸,她的男人她自己都没有舍得这么使唤过,她爸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以为这就结束了吗?no!吃饭晚饭,曾爸爸还指使着冷逸梵给他搓背,洗脚,外加修剪脚一下脚指甲!

冷逸梵乖乖地去烧热水了,曾小今气得直跳脚,“爸,你玩够了吗?”

就她爸那脚,那可是镇上有名的十里香好吗?就那臭袜子就能把人给薰吐了,更何况那双臭脚!夏天的时候,只要把脚把往外面那么一晾,屋子里就能省掉一盘蚊香,连蚊子都受不了!冷逸梵可是个有洁癖的人,你叫他怎么忍?

“你心疼了?”曾爸爸抬了抬眉头,一脸你越是心疼我就越要这么干的神情。

“是不公平好吗?”她的男人她自己都没敢这么玩过,居然差点被她爸给玩死了!这公平吗?公平吗!

“我养了你二十几年,他才认识你几个月,就要把你从我身边抢走,这公平吗?”曾爸爸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哽咽!

曾小今有点吓到了,曾爸爸在她眼里就是一个超级铁汉加魔鬼教练,鲜少有铁汉柔情的时候,所以猛然听到他爸这样伤怀的话,倒有点不知所措了,只是唤了一声,“爸!”

曾爸爸摇了摇头,眼眶有些湿润,“想想养女儿真是没意思,辛辛苦苦养了几十年,最后却成了别人的人!唉——”

“爸!您胡说什么呢?我永远都是你的女儿啊!”曾小今一下子从后面搂住了她爸爸,就像小时候那样,抱着她爸的脖子撒娇道,“没有人可以把我从您身边抢走!就算我以后嫁了人,我也是你的人啊,而且我还帮你挣了一个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呢,爸,你是稳赚不亏啊!再说了,您就不想抱小外孙玩吗?”

曾爸爸才不吃这一套,“就知道拣好听的说,把你爸当成三岁的小孩子呢?”

曾小今赶紧摇头,“你怎么会是三岁的小孩呢?至少也是五岁半哪!”

曾爸爸嗤笑一声,“不过,话说回来了。你确定这小伙子这里——”他指了指脑门,“没什么问题吧?”

那表情分明在说,人家堂堂一个豪门大少,要长相有长相,有身材有身材,要钱财有钱财,要不是脑子少根筋怎么就能看上你呢?还喜欢得那么死心塌地!为了你,连大少爷都不当了,心甘情愿当个小男仆?

曾小今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哎哎哎,爸,你什么意思啊?你是有多看不起自己女儿啊?好歹我也是个有为女青年好不好……”

曾爸爸,默。

曾小今改口道:“怎么着,也是一个无害女青年吧。”

曾爸爸,继续默。就你也敢叫无害?就你那闯祸的劲头,早就成一方公害了!

曾小今很不服气,最后撇了撇嘴,“再怎么样,我也没有成为人类公敌吧!”

曾爸爸呵呵两声,“你离这个目标不远了!”

曾小今,“……”

因为无法阻止曾爸爸的恶霸行为,又没办法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受苦,所以曾小今选择做一只鸵鸟,早早地钻进被窝里睡觉了,眼不见心不烦嘛。更何况她昨晚又没睡好,今天一整天又过得特别不爽,所以头一沾到枕头就呼呼地睡着了。

她完全不知道曾爸爸与冷逸梵之间发生的事情……

满意地享受完所有的服务之后,曾爸爸也没有兴趣再为难冷逸梵了,因为他看到了这个孩子的毅力,有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信念。也知道他是真心喜欢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女儿,而且这是一个真正聪明的男人。

看着他硬着头皮也要完成自己的为难,还命令他的那些手下不许插手,曾爸爸的心里不是全无感动。所以他朝他挥挥手,“小伙子,咱们来谈谈。”

冷逸梵来到他的面前,肩正腰挺,一看就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只是他的眼里有着与他年纪不相衬的沉稳与锐利,“如果伯父还是不同意我跟小今在一起,那就免谈了。”

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他是绝对不会离开曾小今的,除非他死!

曾爸爸轻笑一声,“好小子,有胆识,很像我年轻的时候。不过——”他的声音骤然一沉,“你要是为我那傻丫头死了,不觉得太可惜了吗?”

冷逸梵淡淡一笑,“或许吧,不过若是放弃她,更可惜!”

曾爸爸知道这是个难得的聪明人,也不就跟他拐弯抹角了,“你以为你真的了解小今吗?了解她是在怎样的家庭中成长生活的吗?”

“大概能猜出一点,以小今那样的身手,不像是个普通的习武之人,倒像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冷逸梵略顿了一下,接着道,“特工!”

无论是曾小今独自在停车场里以一对多,单挑了那么多杀手,还是她以前那些漂亮而辉煌的战绩,都足以让人怀疑她的来历。尤其是上一回,曾小今在墓地里开枪的场景,令冷逸梵的印象非常深刻,他去咨询过相关人士,那是职业特工才能达到的素质。

“你很聪明,那你应该也猜出我的来历了吧?”

曾庆丰的表情掩盖在一团戾气之下,叫人无法看清他真实的模样,甚至,连看上一眼都会吓得发颤。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头猎物被一头饥饿凶残的雄狮给盯上了!

“我猜您应该是退下来或者是隐姓埋名的老特工。”冷逸梵没有丝毫的紧张。

因为通过这一天一夜的观察,他已经确认眼前这名已渐苍老的男人深爱着他的女儿,那么他就不会轻易做出任何伤害自己女儿的事情,包括随意结果他的性命。

“你就这么肯定?”曾庆丰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最聪明的年轻人!

机敏,睿智,警觉得像一头豹子。看似今天一天都在任劳任怨地干活,其实他把这个家的里里外外都摸了个遍,而且还用他那双敏锐的眼睛,暗暗地观察着一切。

“小今跟洛千千那一身的本事,难道外人能教得了吗?还有,她们对您那发自内心的恐惧,明显是严格训练的后遗症。”也就曾小今仗着自己是她老爹唯一的女儿,他怎么也不可能掐死她,偶尔敢玩玩小心思耍耍小无赖罢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冷逸梵面色沉冷,嘴角勾着的那一抹笑意,泛着冷冷的光芒。因为他遇到可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对手,不仅仅因为他的实力,更因为他特殊的身份!

不过,冷逸梵这个人除了强之外,还有个特点,那就是遇强更强!

曾爸爸笑了一声,“能让我欣赏的人不多,不过,我有点欣赏你了。”

冷逸梵轻轻点头,“这么巧?我也是!”

擦!老人家的便宜你都占?曾爸爸压下心中的不悦,又笑了一声,“可我还不能把小今嫁给你!”

冷逸梵脸上的笑意却加深了,“虽然我不接受您的理由,但是我不会剥夺您说话的自由。”

你说,我会听,因为你是小今的父亲,但是我不会接受,因为她是我的女人,我们的人生只能由我们自己做主!

“年轻人,你很狂妄!”

“大家都这么说,天生的,没办法!”

“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曾庆丰眉峰一挑,“你敢吗?”

“当然敢!”如果非要说冷逸梵有什么害怕的事情,那就是害怕失去曾小今!除此以外,没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有胆量!”曾庆丰说着话,突然以极快的速度绕到了冷逸梵的身后。冷逸梵只觉得颈后一痛,便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