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丧期夺兵权

一行人经琅邪郡,刚刚进入徐州的时候,戏志才收到了一封来自方云的信全文字小说。[燃&文^][]√∟,

信上只有四个‘意欲何为’,显然他在青州的所作所为,还是落入了方云的眼中。在方云身边多时的他自然清楚汉魂组织的存在,甚至还有暗部的存在全文字小说。自己又没有刻意隐瞒,显然被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能够在几天的时间,就能够知道这件事情,而且给自己送来一封信,这信息传递的速度居然那么快,倒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他不知道的是,方云根本不是通过汉魂组织来确认他的行动的,而是通过系统查看。戏志才被植入了死忠程序,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反叛的事情来。准确的说,往往哪怕一丁半点野心一经生成,就自动会被别的想法替代,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想法的可能性。

这样的人,方云才能够放心使用,至于人道主义精神问题,让它见鬼去吧!

戏志才既然不会背叛自己,那么他在青州的所作所为就让人费解。于是这才写了一封信,也不需要废话,以戏志才如今110点的智力,应该不难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

戏志才没有回话,任何哪怕一个字都没有回答,只要方云没有解除他使者的职位就行。一行人依然如期来到了徐州,不过他并未直接前往郯县,而是进入了己军的军营之中。

目前,方云军的大本营已经移到了彭城郡,目前留守这里的是杨凤。目前陶谦丧事期间。杨凤却是忙里忙外的帮忙。无他只因为他妻子是甘倩。这个姓氏在徐州的确是一个不算大的家族。但问题是陶谦的妻子也来自这个家族。

严格来说,杨凤还是陶商和陶应的表哥。如今陶应尚未归来,陶商又不知道在忙活什么不见人影,恰好杨凤就驻扎在彭城这边,于是出面帮忙料理丧事的一切事物。

戏志才来到军营的时候,这里主要还是由副官的张绣担任训练事务。一个时辰后,杨凤这才接到通知,随即便磕磕碰碰地回到军营。

“杨将军。最近似乎很忙啊?”戏志才笑吟吟的问到。

“倒也算不上忙碌,不过是为主公尽责罢了好看的小说。”杨凤缓缓回到。

原来他来到这里,主要就是方云看中了他和陶家的这层关系。让他出面打理陶谦的丧事,一方面也是表现出自己这边的友善,二则也是希望杨凤在处理丧事的时候,把汉魂组织的人带进去,并且主持对陶商和几个势力的侦查工作。

“那么,不知道这段时间,可查出些什么?”戏志才初来,自然需要了解一下情况。

“已经查明。陶商的确有和笮融进行联系,但他们的商量地点过于隐秘。所以很难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打算。

不过就在昨天已经有确切的消息,笮融的部队,大概会在三天后要运送一批物资过来彭城,至于是否有别的目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前,陶商也曾经找过阙宣和臧霸有过接触,臧霸那边已经明确回绝了陶商,反而是阙宣那边一直没有回复,所以谁也不知道是否有什么情况。”杨凤就最近一段时间,收集到的情报向戏志才汇报到。

“陶商果然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只是他太蠢了!若是依靠陈登、糜竺和曹豹之类徐州老部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许之以利,未必不能够说动他们拥护他成为新的徐州刺史。毕竟不管徐州最后变成什么样子,他们这些世家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自然是谁给出的好处最多,他们就听谁的。

但是他偏偏不找他们,反而去找那些不入流的小势力,而且只怕这件事情那些老势力的人未必打探不到。陶商这种作死的行为,显然已经寒透了他们的心吧?不过好歹我们也答应要照顾好陶家的后人,就不要让他以作乱的罪名被捕了,还是尽快处理好些。”戏志才先是分析了一下,随即感慨的说了几句。

“如此自是最好,陶谦膝下就两个儿子,想来九泉之下,也不希望看到那么快就有一个儿子下来陪他,而且还背负着骂名。”杨凤也是不由得感慨。

当了这甘家的女婿,自然而然也就和陶家挂了勾全文字小说。杨凤不是现代人,对家族的意识还是很强烈的。正所谓能帮就帮,并不希望陶家出个罪人。

“先发制人,后发而制于人。戏某打算先下手为强,夺下郯县的控制权,然后进一步确认这三方的动向,期间所需,还望将军予以配合。”戏志才却是突然说了句。

“这,主公可有这方面的命令?”杨凤可没有收到这种命令,所以拿不定主意。

“将外在,军令有所不受,若是等着他们暴起,那么就算可以平息,对于徐州来说也是一场灾祸。而且到时候,我们也会陷入被动之中。”戏志才却是摇了摇头。

“也罢,但凭吩咐便是。”杨凤想了想,还是承诺了下来。最多,若是发现了什么不好的苗头,直接就做出反应便是。只是本能的并不相信,戏志才会做出什么危害到方云利益的行为,就是觉得他的行为有点反常而已。

次日,戏志才跟随陶应前去吊丧,陶家现在的主事人甘氏带着家人出面迎接,以此表示陶家对大将军的敬重。其实他们也知道,一家大小,只怕以后都要靠大将军照顾了。

好在,听说陶应已经通过了那什么公务员考试,而且成绩也在70名上下,外放至少也是一个副县长,放在以前也就是主簿或者县丞以及的身份。

至于长子,也不能期待他什么了,只希望他不要给家里添乱就好。以前他父亲是徐州刺史。这里的土皇帝。出现了什么事情都可以给他兜着。但是如今。若再出现什么事情,只怕没什么可以帮助他了。

在灵前,戏志才也算是规规矩矩,悼文也念的四平八稳。不管如何,气氛非常的严肃,而且非常的正经。同时,戏志才也宣布了刘辩对陶谦的封赏,当然这个爵位如今也自然而然由陶商来继承。陶商不在所以陶应代兄长感谢刘辩的封赏。

简单安慰了这些未亡人,戏志才便离开了陶府,然而他并未去下榻之处,而是直接去了徐州刺史府衙,并且派人把所有文武大臣都给召集了过来全文字小说。

这个举动也让那些徐州老臣想不明白,戏志才到底在搞什么鬼。唯有陈登和陈珪两父子保持沉默,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不过本着明哲保身的念头,所以并没有对旁人说些什么,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等待戏志才的说话。

“老刺史过世。陛下和大将军都非常的悲痛,故而命志才前来凭吊。然则如今诸侯环顾。徐州地处四战之地,不可不慎。且如今徐州暗流涌动,未免徐州在这个权力交接的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所以戏某打算接管徐州的防务。

与此同时,希望各位将军暂时交出兵权,戏某对天发誓,只要渡过这个权利交接的阶段,那么各位的兵权自然会交还给各位发,否则叫戏某不得好死!”戏志才终于是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那就是夺权,尤其是夺兵权!

这可直接触犯到了曹豹和秦宜禄等人的利益,自然不能这样束手就擒。这年头,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兵权。尤其是对于徐州老牌势力的他们来说,没有了兵权就意味着任人宰割。

“戏先生,如今乃是陶公丧期,想来也不会有谁敢大逆不道才对。此刻夺权,是否有点说不过去?”糜竺此刻,也是不得不半公开的指出此举不妥。

毕竟,他的弟弟糜芳也是徐州的实权将军,被剥夺兵权什么的,他自然也没办法接受。

“如此,请恕戏某擅权了!拿下!”戏志才摇了摇头,大喊一声。

随即,府衙后面立刻出现大量的士卒,在杨凤的指挥下,迅速把这些文武大臣控制了起来,并且解除了他们的武装,但并没有绑起来。

“戏志才,你这是什么意思?”曹豹怒吼。

“徐州的兵权,还有郯县的防务,戏某且先拿下了好看的小说!”戏志才淡淡一笑,郑重宣布到。

在他的命令下,大量的士卒开始进入郯县,不仅接管了所有城门的防务,同时还夺取了所有将领的兵权。下面的士卒多多少少有点不甘心,但主将都落在对方的手里,对于这些旧军队来说,这绝对是致命的,至少已经足够让他们不敢轻易动弹。

陶家也是没想到,戏志才会突然夺权,顿时只能乖乖躲在家里,不敢动弹。

不多时,在外‘晃**’的陶商也被带了回来,此刻的他非常狼狈,只因为他正在和笮融密谋,谁知道突然就闯进来了一群士卒,将他带了出来,丢入了府内。

至于笮融,直接格杀,不留后患!

看着笮融死在自己的面前,陶商也知道自己的密谋已经败露,顿时面色死白。生怕戏志才会进一步行动,灭了他们陶家。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陶应好歹还有一丝理智,本来对戏志才的行为非常不满,但看着兄长这种作态,顿时明白一切只怕和兄长有什么联系。只是他是小弟,自然不好说些什么,只是保持沉默。

而笮融的小弟们,在得知笮融已经伏诛,也是立刻四散而去。说到底这些人,都是笮融依靠金钱和利益养起来的,此刻树倒猢狲散,自然不会为了一个死人把自己搭进去。

随后的几天,方云大军迅速接管了徐州,在丧期就完成了权力的交接。青州那边,龚景的印信也送到了晋阳,再加上这件事情,顿时弹劾控诉戏志才所作所为的文件,几乎堆满了方云桌子。

看着这些文件,方云隐隐之间想到了什么,只是不由得一阵苦笑。

ps:强横的夺取徐州的权力,戏志才又是为了哪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