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黑手许子远

也许谁也不知道,当代名士许攸,其实已经投靠了袁阀。

无他,袁阀可以给他家族的商会赚到更多的钱,比以前多得多的钱。比起什么名声,对许攸来说金钱才是最实际的东西。所谓的名士,说穿了哪个不是用钱堆出来的?

与其他名士大儒一起饮宴,参加他们举行的诗会或者聚会,哪个不要花钱?最重要的是还不能不去,否则惹得他们不高兴,诋毁几句,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名气又没了。

正因为如此艰难,故而这年头所谓的真名士寥寥无几,更多就是这样用钱堆出来的。但谁也不能否认,许攸的才华,毕竟这才是他真正能够加入到圈子里面的入场券。

若非家中有商会支持,许攸甚至根本不能够维持名士的生活。但随着黄巾起义的到来,他们家商会的收入骤减五成,至少三条已经成熟的人脉断绝,他不得不为今后的名士生活而担忧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袁阀趁虚而入,将其纳入了自己的体系之中。眼看商会又多了几条成熟的人脉,同时赚到的利润居然是以前的三倍有余,许攸就算不满也得乖乖就范。

这一次,他被袁阀‘派’到邺城来,其实也是另有目的。

原本,王芬把信件寄给了他,考虑到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他把信件交给自己的‘主子’。随后经过袁阀内部的讨论,许攸自然是欣然赴会。

同时,王芬的募兵工作也在进行,不知不觉就混入了五百余袁阀的死忠家丁。

“听闻陛下的车队。距离我邺城还有不到百里,相信今明两天就可以抵达。各位做好准备,争取能够使得这次行动尽善尽美。”会议上,王芬招待了这些与会的盟友们,郑重其事的说到。

“文祖(王芬表字)。对方到底陛下,我等这样,会不会不合礼数?”陈逸已经在襄楷的蛊惑之中,稍微清醒了一下。其实也是陈家被刘宏杀怕了,眼看那人就要来到,陈逸也不由得心里打鼓。担心事情败露又该如何。

“事已至此,已经容不得我等退却。再则,我等精心准备多时,但难免走漏风声,此刻不干。说不得陛下车队迅速回转,那么说不得到头来我们也得落得个家破人亡的结果。”王芬要说心里真的很坚定,那绝对是骗人的。但就在昨天,许攸已经把事情的最坏的一面说给了他听,使得他真的没办法不狠下心来。

对于陈逸,他多少有点怨念,这计划本来就是你提出的,到头来你却先害怕了!若你真的那么胆小。那一开始就不应该怂恿我做这个,事到临头,其有容得了你反悔的?!

当天晚上。刘宏的御驾并未抵达邺城范围,但距离邺城也不到二十里的距离。许攸再次劝说王芬和陈逸,言及此刻动手,方能出其不意。若是等到第二天,说不得人就走了!

王芬别无选择,只能够立刻发兵。

当天晚上。上万人的队伍迅速保卫了刘宏所在的车队。

“尔等何人?难道不知道,此乃陛下的御驾?”张让跳了出来破口大骂。若是一般的盗贼也就罢了。这群家伙身上穿着大汉制式甲胄,分明就是大汉正规军。

“某乃冀州刺史王芬。此番只为一事,乃是恳请陛下退位让贤!”王芬上前喊到。

“呔!尔乃陛下的臣子,不思忠心报国,居然还大胆犯上作乱,你安的什么心?”张让指着王芬所在,再次大骂道。

“陛下继位以来,任用二等奸佞小人,致使朝政乌烟瘴气,百姓民不聊生。于己身,则是沉浸于酒色之中,不理国家大事,放任黎民之痛苦而不顾。如此昏君,自当退位让贤!然我等乃是大汉忠臣,决然做不出犯上作乱之事。只望陛下能够写下诏书,让位与合肥侯便是。”王芬拱手,苦口婆心的劝说到。

“哟,原来王刺史,还打算上演伊尹霍光的戏码了?”张让算是听明白了。

“还望陛下能够看在天下生灵,还有臣等一片苦心下,就不要在动干戈了。”王芬上前高呼,这一刻他似乎化身为上帝的使徒,正在想迷途的羔羊进行救赎。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随着这这番话刚喊了出来,却不想便听到了远处隆隆的声音。

还没有懂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不想一支骑兵部队已经悄然来到了大军的面前。随着一声呼喝,大量的投枪被投掷了出来,直接就插入了王芬他们的队伍之中。

这一下子,不仅吓破了那些士卒们的胆,更是让王芬手足无措起来。他甚至没有意识到,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办法思考了。

就在这时候,一支步兵部队杀了出来,直接撕开了一道口子,来到了御驾面前。

“臣涉国县县令杜袭,特来救驾!”杜袭来到御驾面前,拱手高呼。

“爱卿有心了,且为朕收拾了这些贼人!”御驾之中,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喏!”杜袭也不疑有他,立刻带着本部人,在陈涛的配合下,开始发动攻击。

“将军府谋士许攸,特来救驾!”却不想,远处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别说是陈涛等人,就算是王芬等人也是不由得看了过去。结果却是看到许攸身穿铠甲,此刻正带着五百骑兵,朝着他们杀了过来。

“子远……你!”王芬痛呼一声,心中不由悲催:不是你td要我夜袭的吗?!

这下可好,坚定了王芬行事之心的是他,策划这次夜袭的也是他。结果事到临头不可为,却不想掉转头来朝着他们杀了过来的,也是这厮!

回想起来,他来到自己家中,这些天基本上都是深居简出,甚至不管军务。之前还没有觉得什么,最多是认为他并不想要过多干涉军旅的指挥权。

谁能想到,他只怕是不希望别人知道他有来过,而且是幕后真凶之一!

哼,想得倒美!只要自己还活着,他谋逆之罪,必然是逃不掉的!等着,子远,我好不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刚想着这件事情,却不想腹部一痛,却是不知不觉挨了一刀,还没有回过神来,却是被拽下了马,一面就是一刀,脑袋就这样被砍了下来。

王芬至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他身边不都是自己人吗?

却不想,杀死他的士卒,立刻提起其脑袋,来到了许攸的面前,递了过去。同一时间,其他几个主谋的脑袋,也被带了过来。看着这些脑袋,许攸满意的点了点头。()

ps:世家门阀到底还是打算参一脚,说到底这件事情运作好了,袁阀其实也可以占据改朝换代的先机不是。奈何,还真当刘宏是瞎子不成?

至于陈逸,还是杀了吧,主要是龙套陈涛(洪荒逍遥大帝)头上多个老爹也不是一回事。再说,一个中年老古董,而且还是想出废立事情的家伙,怎么可能招降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