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酒肉收其心

眼看集合的时间没多少,方云就选了张铁蛋当了队正,至于李大牛则作为副队正,协助自己直辖的那一队士卒。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至于更下级的军官,则交给他们自行选拔。好说歹说,总算是在集合之前完成了选拔工作,并迅速拿好装备,火速奔赴校场集合。

说来也无语,上面发下来的武器里面,只有三把环首刀和五杆制式长枪,外加五面木盾。剩下的基本上都是锄头镰刀铁楸之类,镰刀刀身薄得要死不说,锄头和铁楸就末端有那么diǎn铁质,主体还是木质的。

至于皮甲,只有五件,而且其中两件还稍微有diǎn破损。但就算是这样,分到的两名什长却已经非常满足,毕竟能够提升一diǎn防御力,在战场上都能多一份几率活下来。

实际上大家都清楚,只怕还有相当一批人,此刻手里拿着的还是一个棍棒……谁也不能指望,几个地方小城池,就能够把十三万士卒的武器都给配齐了。

再则,黄巾军渠帅和副将也有亲信主力,一般有好东西,自然要优先武装这批士卒的,甚至于方云也怀疑,发下来的环首刀和皮甲,还是他们淘汰下来的旧货。

别的不说,只看环首刀上面的缺口一大堆,就是最好的证据。

来到校场,按照序列排好队,至于真正排成方阵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整支队伍排得歪七扭八的,不过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只要能够排得好就可以了,不能要求太多。

“出操!”十分钟后,深处高台上面的波才高呼一声,操练也随之开始。

也不能传授什么战斗技巧,也不能学习什么战争策略和阵法,能学习的就是如何排好队,不至于走散走乱,耽误了大军的行进。s173言情小说吧同时也基础的了解一下军法,为此不少士卒挨了督军士卒的棍棒。

从上午七diǎn到中午十二diǎn,操练这才宣布暂停,并且由家眷营那边的人负责准备饭食。本来大汉习惯是一天两餐,但如今是战争时期,就如同农忙时期一样,必须一天三餐,否则没办法撑得下来。

没什么油水的伙食,若是不依靠数量的弥补,士卒们很容易会失去仅剩的体力,进而成为待宰的羔羊。就算再多三十万,也没办法和汉庭的地方军拼杀。

休息了一个时辰之后,下午两diǎn又开始出操,有了上午的经验,队伍好歹是整齐了一些,波才试图带队走动了一阵,至少没有出现什么纰漏。

至此波才对这次操练表示非常满意,示意可以休息了。

收到命令后,士卒们纷纷松了口气,暗道这操练还真不是人受的……而方云却是无语,对于后世最基本的军训而言,这个时代的出操,尤其是黄巾军的出操,已经无法用‘简陋’来形容的,只能说根本是在‘敷衍了事’。

这样的部队,空有十万之巨,给他三千精兵必然可破。

好吧,有个前提,那就是自己得真的把这三千精兵给训练出来才行……时间不够啊!

再过两天,部队就要开始出发,之后就是且战且停,期间或许又会补充一批士卒,然后又有更多的新人战死在杀场上,有毛的时间去训练新兵,有毛的必要去训练新兵?!

或许,这就是那些大人物眼中的黄巾军,从开始就不需要真正的操练,只要能够拿起武器和汉军拼命就可以了。他们真正需要关心的,应该就是直属的一两万精锐,那些才是保证队伍不会轻易崩盘的关键。

“方屯长,按照战功,上面特别发下三百斤猪肉,三坛美酒,蔬菜盐巴若干,五铢钱十贯,希望你再接再厉!”满怀着怨念回到营帐,一名士卒已经在吩咐下属搬运物资,见方云带队回来,立刻跑了上来汇报到。

“帮我谢过渠帅的厚爱!”方云diǎn头回应道。

这名士卒头裹黄巾,衣服也是土黄色,更是有一身不错的皮甲,一看就是波才麾下的直辖部队。这样的存在,对于他这种不入流的小军官来说,就算只是一个普通士卒,也是需要仰望的存在。

以前他就听过,不少军官宁可不当屯长都尉,也想要去直辖部队当个小兵。可见这直辖小兵的待遇是多么的好,地位如何的高了。那里面的士卒,哪个不是万里挑一的存在?!

“屯长,这些猪肉你看是烤了,还是熏制保存起来?”看着这三百斤肥猪肉,下面的士卒可是口水哗啦啦的流了起来,看着方云就无语。

不过他也看了一下,这似乎不是家猪肉,而是野猪肉,这倒是好东西……但奈何没有调味料,只有盐巴一项,能做什么?再说,他又不师从新方,哪来的烹饪技术?!

“拿一半烤了,待会给兄弟们下饭!另外一半熏制,留着明天再吃!”方云眼睛转溜了一番,然后慷慨的说到。

“屯长,此话当真?”下面的士卒也没想到方云会把自己的奖赏分给他们,颇有diǎn不敢置信的语气,试着问了句。

“不想吃就算了……”方云戏谑的拉长着音调说到。

“别,多谢屯长,我等以后必效死力!”下面的士卒立刻笑道,顺便表了忠心。这样愿意把战功分下来的长官可不多见,跟着他不吃亏。

“顺便把酒也给发下去,今晚大家不醉不归!”方云知道自己收买人心已经初具规模,早些时候以武服人,如今再用酒肉开路,岂能不把这些家伙收得服服帖帖的?

之前是肉,如今是酒,士卒们算是真的福气了,觉得为这样的长官卖命,也算值了!

要知道,他们大部分来自贫农,甚至是佃户,一年到年关,甚至才有机会吃上肉,喝酒,说不得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喝过这玩意……

人就是这样,在苦难而得不到救赎的时候,突然有人对他好,很容易就把自己的命豁出去,来报答这个人的恩。这个时代的人大部分都还很淳朴,倒没有现代人那么多弯弯。

傍晚,营中炊烟袅袅,肉香扑鼻,方云吃了几顿清寡的饭食,胃口大开直接就消灭了十斤肥肉,这种肥肉偏多的猪肉,如今想来却是如此的美味……让人无语的是这酒,真心不习惯这种劣质玩意,和潲水一样,没什么酒味不说,还一大堆酒糟在里面。

看着这帮家伙如仙酿一般,小心翼翼的喝着这些水酒,方云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酒足饭饱,士卒们也开始收拾休息去了,而方云却是默默的找了个角落锻炼起来……

:首先,感谢各位对本书的支持,也多谢那些投票的兄弟!最后,还是一番打滚,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