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浅冲进洗手间哭了起来,虽然她也想过要离开华琛,虽然她也说过要解约,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心却是好痛,真的要离开他了吗?以后再也不见了吗?她的心好像被刀挖了一般难受。

下了班林清浅打了一辆的士到了华宅,她抬头看着眼前这幢豪华的别墅,她曾是那么痛恨它,可是后来它又给她带来了那么多欢乐。

它是痛苦的根源,也是快乐的源泉,自己真的就要离开它了吗?

林清浅走进屋里,白静正站在二楼的台阶上,看见她来,晃了晃手中的A4纸,“上来拿吧!”声音里充满了不屑。

“华琛呢?”林清浅问,她还想问问华琛,他真的不要她了?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见他?他根本就不想见你。你以为你做出那样的事他还会想看到你?快点,别耽误了,华琛哥哥还在书房谈事,别打扰到他,拿了东西赶紧走。”

他连见我一面都不想见了?林清浅心里一阵发寒,以前的情义原来真的是假的?假的!

她失魂落魄地走上阶梯,伸出手想拿那份合同,白静却一收手躲了开来,往台阶后一退,尖声大叫起来,“你别推我,啊!”紧接着她身体向后一倒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林清浅一惊连忙伸手去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自已的身体也随着惯性往前倒,她连忙抓住了边上的拦杆,不过她的高跟鞋一歪脚一下扭了,一屁股重重地坐在了台阶的边沿上。

看着掉下去的白静,她满脸地惊骇,怎么会这样?

“静儿!”书房门被打开,华琛从书房里跑了出来,看到林清浅还伸着手,而白静已经摔到了台阶下面蜷缩着身子痛苦地呻吟。

“静儿!”华琛飞奔下楼,抱着白静,白静脸色煞白,伸出一只手,上面满是鲜血,“华琛哥哥,孩子,我们的孩子……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孩子?”华琛呆住了,静儿有孩子了?她怀了我的孩子?

“孩子,孩子……都是她,她推我……”白静伸出血淋淋的手拉起华琛的衣服,又指着林清浅喊道,“华琛哥哥,让她走,我再也不想见到她,我恨她……”

“静儿,你别说话,我带你去医院……”华琛看着地上触目惊心的血声音都颤抖起来。

“不,华琛哥哥,你答应我,你以后再也不见这个女人,不见了,好不好?”白静大声哭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以后不再见她。”华琛连声答应,一把抱起白静,抬头看向不知所措坐在台阶上的林清浅,一字一句地说:“林清浅,你给我听着,从这里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们结束了,我们的契约解除了!”

说完他不等林清浅反应抱起白静急匆匆地往外跑。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uanqiutongji_qianyijiaoqiairugu/7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