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张床只属于我一个人,你没有资格。对了,还有我的房间,你也看过了吧?里面全是我的照片,还有我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动过,还保留着以前的样子,那是因为他一直在等我,你可以知道我在华琛心中的地位了吧?”

“虽然我离开了几年,但我相信华琛并没有忘记我。而你……”白静抬眼看向林清浅,眼神中带着蔑视,完全没有平时的可爱甜美。

“你只不过是我不在时的替代品罢了。你没发现你长得有点像我吗?”白静打量了一下林清浅,“都是拉小提琴的,笑起来都有酒窝,清纯漂亮,华琛只是暂时把你当成了我。现在我回来了,你可以让位了。”

我只是替代品?林清浅的心里咯噔一下,不过很快她镇定下来,白静这么说只是想让我自己退出,也许她才是心虚吧?

她冷笑一声,“哪里像?我身高一米七,你只有一米六;我是鹅蛋形脸,你是圆脸;我嘴角两个小梨涡,你是脸部酒涡,哪里有一点像?如果实在要说有一点,那就是专业相同罢了,但是华琛认识我的时候并不知道我的专业。”

“而其他地方,我相信以华琛的眼光,他不会看错!”林清浅冷冷地说。

“哼,就算你说得对,那又怎样?你和他的感情呢?短短这几个月,是我们几年可以比的吗?他只是太空虚太寂寞了,我了解他,你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你对他而言,是新鲜的、刺激的体验,所以现在他暂时放不下你,等时间久了,他自然不会对你再有兴趣。当然,我知道你和他签过契约的,你没有权利解约,只有他才可以。我会让他和你解约的,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我只是想劝你,不要把自己陷得太深,到时伤害的只有你自己罢了。”

“哦?是吗?那多谢你的好意了,可惜的是,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大把的时间,我等得起!”林清浅冷笑一声,站起了身,“我下午还有课,就不奉陪了。”

“林清浅,我再告诉你一件事。”白静一下抓住林清浅的胳膊,“我怀孕了!”

“什么?”

林清浅震惊地看着她,“不可能!”她的脸变得苍白,王妈不是说过华琛从来没有去过她的房间吗?

“怎么不可能?你以为华琛没来过我的房间就没和我上过床?你以为以他的旺盛的精力他可以一个月不踫我?实话告诉你,我回来的第一天,我们就上床了。他虽然没来我的房间,但我可以去他的房间,一直以来我们更多的都是在他的房间。我不是一个会约束自己的人。你天真地认为,他会为你守身如玉吗?我十五岁就跟了他,在那张**我们有多恩爱你知道吗?他有多疯狂你知道吗?他曾经多迷恋我的身体你知道吗?你以为我在他身边他会忍得住?”

林清浅的脸变得煞白,她居然怀孕了?他们早就已经上过床了?那他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为什么一副非我不可的样子?为什么?

看到林清浅失魂落魄地走出茶室,白静的脸上现出讥笑,想和我斗,你还太嫩了!

这几天林清浅一直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在茶水间好几次都差一点把开水打在身上,李娜担心地看着她,一定又是为了那个男人,唉,她怎么还是想不开呢?

晚上林清浅一个人正坐在房间发呆,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林清浅打开门,是安然。

安然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本来他脸上还带着笑,看见林清浅心情不好,他把笑脸收了起来,“送给你的!”安然把花递给林清浅。

林清浅接过花勉强地笑了笑,“谢谢!”

“清浅,过几天我就要回美国了。”安然看着林清浅忧郁的脸,有点担心,“你自己要保重,别太勉强自己好吗?”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uanqiutongji_qianyijiaoqiairugu/7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