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沉默,也许是太突然了,华琛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提出这个要求。

“你妄想,你以为在你对静儿做出那样的事之后,我还能轻易放过你吗?”对面终于传来华琛带着怒气的吼叫。

“我没有,不是我……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对不对?”林清浅哭了起来。

“信任?怎么信任,如果一次我还可以认为是偶然,可是第二次又这样,如果我还相信你,是不是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华琛的怒气从手机里传来,“原先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想不到原来你这么恶毒,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你装出来的,你真叫人恶心!”

“对,我恶心!”林清浅被气得大叫起来,“我恶心你为什么还不解约?为什么还要留我在身边?你放了我,从今以后我从你们的世界消失,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们,这样你不就可以放心了?”林清浅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你休想,我就是要绑着你,看你难受,看你痛苦,你走了就逍遥自在了,你就可以去找安然了,你们就可以双宿双飞了,你妄想!我偏不答应!”华琛的声音震耳欲聋深深地刺进林清浅的心。

“那你想怎么样?契约又不可能再履行,难道你要绑住我一辈子?”林清浅的心如被寒冰冻住,冰寒刺骨。

“对,我就是要绑你一辈子!”华琛吼完最后一句话把电话挂了,林清浅瘫倒在沙发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华琛挂完电话,太阳穴一鼓一鼓跳得厉害,他气得头都痛起来,她居然敢提出解约?她有什么资格?

他不能让她走,一想到她要走,他的心就不由自主地痛起来。

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手都有点颤抖,打了好几次火都没有打着,他气得一下把打火机重重摔了出去。

为什么听到她说要走自己会那么生气?自己不是有了静儿了吗?静儿不是回来了吗?为什么自己还会那么难受?难道自己对静儿已经没有以前的感情?

不可能,怎么可能?自己喜欢静儿喜欢了那么多年,盼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不喜欢她,一定不可能!

他想稳住自己的情绪,可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想到这两个女人,他的心里一片乱麻。

白静悄悄地出现在他

的身后,她的拳头搼得紧紧的,眼里露出阴狠之色,看来华琛对那个女人真的动了情,他虽然没说可是她感觉得到,女人的感觉一向都是很敏锐的。

本来以为他等了自己这么多年一定是非自己不可,这么多年他也没有过一个女人。可是后来她听人说他有了一个女人,她以为他只是玩玩而已,因为他是正常的男人,他也有需要。

可是后来这个女人在华宅住下了,听说他们过得还挺幸福。白静的心这才慌了,她知道自己必须回国了,不然华琛可能就是别人的了。

现在自己回来了,但是回来那么久他都没来过自己的房间过夜,除了第一个晚上,他们喝醉,她爬上他的床。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uanqiutongji_qianyijiaoqiairugu/6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