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林清浅被华琛那有侮辱性的字眼惹怒了,大声叫起来,“我只是和安然吃了个饭,你就这样冤枉我?我只是感谢他帮我解了围。”

“我被人冤枉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人打的时候你又在哪?你没有帮我也就算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够不上你来帮!”

“可是,别人帮我也不行吗?我下贱?我就应该被万人所指?被路人唾弃?被别人打成小三?我有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林清浅嘶声力竭地大声喊道,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别人说她什么她都可以忍,别人冤枉她那是因为别人不了解情况,可是华琛凭什么?她有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他?她的第一次,她的每一次,都是给了他,她愿意的时候她不愿意的时候,都是他,他凭什么不相信自己?凭什么连他都要冤枉自己?

林清浅气得跑进房里摔上门嚎啕大哭起来。

华琛见林清浅居然还敢对自己大吼,顿时火冒三丈,抄起桌上一个花瓶就用力地往墙上砸,“啪!”地一声花瓶应声而碎,就像此刻林清浅的心。

那颗因为母亲的离逝破碎的因为华琛的柔情已恢复了不少的心又千疮百孔起来,原来自己在华琛心里的地位就是这样的,原来自己在他眼里根本一文不值!

她还以为经过前一段时间的相处,两人已有了默契,心里有了对方,原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晚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沉闷地让人窒息,林清浅匆匆吃完晚饭便逃到了自己的房里,在这个家里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喘不过气来了,她想回她自己的小家。

虽然那里很小也没有这里豪华,可是那里给她的感觉是温馨的,美好的,就像一个真正的家。

在那里华琛给予的都是柔情和温暖,那才是真正的家,她想回到那个家!

华琛回到了自己的房里,他的心里满是怒火,林清浅她居然敢这样?一边和自己在一起一边还想着别的男人?

那个安然自已已经警

告过他几次了,为什么还来招惹林清浅。林清浅为什么也不拒绝?难道她的心里没有自己只有那个安然。

他知道她是被迫和自己签下契约,被迫和自己在一起的,他拥有了她的身体却还没有拥有她的心。

可是那天,在山上看日落的那天,她不是主动靠向了自己吗?不是因为心里有了自己吗?难道都是假的?只是做做样子?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相片,相片上的人笑魇如花。

还是我的静儿好,她虽然也那么漂亮,可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来就没有传过什么绯闻。可是我的静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一晚上辗转难眠,要回去这个想法却像春天的野草般在林清浅的心里滋生蔓延,她想走,想离开这里,想回到自己的小家。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uanqiutongji_qianyijiaoqiairugu/4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