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静随着银二来到一个餐厅,她有一点失望,原来并不是去面具男的院子,这里只是普通的待客餐厅吧?

而且那个男人还是戴着一副面具,连吃饭也没有脱下,当然白静也不敢说什么。

“坐下吧!”秦牧指了指白静面前的椅子,有身边的佣人帮她拉开了椅子,又帮她把各种食物都盛了一点放在她的面前,她的前面一下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碟子。

白静拿起筷子小心地吃起来,动作十分优雅,秦牧静静看了一会儿,这个样子和记忆中的浅浅姐还是有一点不一样。

浅浅姐吃东西的时候很大口,吃起来感觉特别香,让他这种挑食的人都感觉有了胃口,在“浅浅姐家”的时候他吃了好多饭和菜。

不过也能理解,那时她还太小,不懂这些礼仪,长大了也许学过了以后就变了,看她拉小提琴拉得那么好,应该也会相应地学一些西餐礼仪的,这些变化也是情有可原。

秦牧吃得很少,没吃多少就停下了筷子看着白静吃,白静被看得不好意思也就不敢多吃。

“在这住得还习惯吗?”秦牧开了口,声音淡淡的,只能看见他一开一合的薄唇,看不见他的表情。

“还好!”白静点点头,她也不敢说不好,她怕那个男人会把她赶出去,她现在还不想走,虽然她也可以回到白家,但是她不想回去,那个家也只有利益没有什么温暖。

她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他们俩都挺有商业天赋,在家里帮父亲经营着公司,只有她从小喜欢音乐,没有赚钱的本领,所以像勾引男人什么的事就派她去,反正她也长得那么漂亮。

尽管她十分不愿意,但是没有办法,为了在白家能过得更好能有钱花,她只能听父亲的话。

现在既然出来了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回去,因为上次华琛打压白氏,公司都快破产了,父亲肯定会迁怒于她,她不敢回去。她也想看看在外面的生活会不会更好一点。

“谢谢你救了我!”白静看了秦牧一眼,不敢多停留,说完就低

下了头。

秦牧稍稍皱了皱眉,这一点也不像,记忆中浅浅姐是很大方的一个人。

不过女大十八变谁知道呢?

“举手之劳罢了!”秦牧站起身,“如果有什么事可以让佣人告诉我。”那样子很明显是要送客了。

白静识趣地站了起来,很乖巧的应了一声“好”便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早已有女佣在一旁帮她引路,不然她根本回不去,城堡这么大,她不知道哪是哪,如果自己走一定会迷路的。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uanqiutongji_qianyijiaoqiairugu/22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