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白静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狭小的空间,身体在轻轻地一晃一晃,凭经验她感觉自己应该是在船上。

我得救了?白静松了口气,赵柔那个傻瓜,一定是疯了,怎么敢绑着炸弹上华琛的游轮。

同在S市白静自然也是认识赵柔的,赵家以前虽然不及白家,不过在商圈也算有一点小名气,只不过白静从来看不起赵柔,觉得她就是想巴住他们大世家的小丑。

不过没想到她坐了几年牢出来胆子倒是大了,连炸弹都敢用,但是她把自己也炸死了,还不是白白送死?也不知有没有把华琛和林清浅炸死,最好是他们都死了,自己就开心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白静连忙闭住了眼假装还没有醒过来,她听到有个人走了进来,她把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看见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有一碟精美的蛋糕,一杯牛奶,和一小碟水果。

白静闻到食物的香味,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

“小姐,醒来了就起来吧,吃点东西,我们少爷要见你!”黑衣人无情地戳穿了白静的假睡,白静不好意思地起了身。

少爷?看来是救了自己的人?白静暗暗打量了一下这个狭小的空间,应该是在一个游艇上,虽然白氏不能算是S市最大的家族,不过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只不过这间房不是正房,本来可能是堆杂物的,所以特别狭小。

看来救自己的人身份地位不简单,可能比白家还要有权有势,白静眼睛转了转,拿起蛋糕和牛奶吃了起来。

她细微的动作都被黑衣人看在了眼里,只不过他不动声色,面无表情,所以白静也没有察觉自己有什么不妥。

吃过东西白静觉得精神好了很多,虽然一旁有个黑衣人在虎视眈眈,但是她还是把东西全部吃了下去,因为实在是太饿了,她已经在海上飘了很久,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飘了多久,现在又在哪,现在是什么时间。

看到白静吃完东西

,黑衣人拿走托盘打开门,“走吧!”他的声音也是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

白静走出舱门,太阳已经升了起来,照得海面上白晃晃的,她用手挡在眼前,适应了一下外面强烈的光线,才跟着黑衣人一起走到甲板上。

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正慵懒地坐在沙滩椅上,一旁摆着一碟切好的水果拼盘,那水果比刚才自己吃的精致多了,白静不由咽了口水,她还饿,其实刚才那些东西她只吃了个半饱。

不过面具男好像丝毫没有看见她的动作,坐在沙滩椅上无动于衷。

白静也不敢出声,那个男人看上去就给人一种高贵无比又危险无比的感觉,她不敢轻举妄动。

“坐下吧!”那个男人终于开了口,声音带着一丝丝沙哑,却丝毫没有给人一点不快的感觉,倒是又给那人平添了一份男性的魁力。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uanqiutongji_qianyijiaoqiairugu/22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