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浅,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没有认出你,我该死,那个冒牌货,我一定要杀了她!”华琛紧紧握住林清浅的手满脸都是懊悔。

“不,你不可以,不值得,杀了她,你还要偿命!”林清浅轻轻摇了摇头,刚才一出来她就看见了华琛掐住白静的那一幕,就急忙阻止他,要对付她也不急于一时,何况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要是白静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林清浅急忙出声阻止了他,为了那个女人吃官司不值得。

“报警,如果她真的是白静,之前她绑架我的罪也够她判几年刑了。”林清浅说道。

“好。”华琛点点头,对,现在白静顶着林清浅的脸,要是万一她做出什么坏事来嫁祸给清浅那就说不清了,所以一定要事先跟警察说清楚,以后有什么事清浅可不会去顶罪。

可是他们回头白静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不过报警还是得报,至于能不能抓到就是警察的事了。

华琛把林清浅推回病房,连忙问医生林清浅怎么样了。

医生说林清浅的内脏受到了震动,有一点损伤,不是很严重,之前因为是肺部受压闭气了,所以晕厥了过去,在医院养几天看看情况,如果好一些就可以出院了。

华琛连忙感谢了医生,坐在林清浅的床边一直拉着她的手。

他看向林清浅,她的脸色有点苍白,除了头发短点,她就是自己的清浅啊,为什么自己早没有认出来呢?

“清浅,你说我失忆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华琛看着这样的林清浅心里真是羞愧万分,自己一个大男人还要她来保护,真是该死啊!

“是这样的……”林清浅慢慢开始讲起来。

讲他到L市来找自己,华宇的背叛,她远走他乡到美国;讲他到了B市在GT任职,他们在B市的重遇,他们共同做的湿地项目,他们一起在那个夜晚看的星空;讲他们来到S市投标,收购华氏,华宇绑架安吉拉,他为自己刀插腹部;讲她被白静绑架,他被她踢下山崖昏迷不醒,被华家接到老宅不肯放行,然后又被

转移到L市,最后林清浅也跟到了这里。

这八年所发生的种种林清浅都讲了出来。

华琛静静地听着,他没有想到这八年发生了这么多事,自己居然都忘记了,居然连清浅都忘记了,他觉得自己真是该死,谁都可以忘记,怎么可以忘了清浅呢?

虽然他是记得八年前的清浅,但是后来与清浅共同创业,同生共死那么多次,这些才是更为宝贵的经历吧,为什么自己偏偏又忘了呢?

“对不起,清浅,对不起!”华琛拉住林清浅的手,他的泪滴在她的手上,如一颗灼热的火苗熨在她的心上。

“不,我不怪你,你也不想的,我知道。”林清浅摇了摇头,这个不是他可以控制的,她知道他也不愿意这样。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uanqiutongji_qianyijiaoqiairugu/2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