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你还敢问我怎么办都是你想出来的馊主意”金永成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直接点燃牛博心里的怒火。m要不是因为金永成的话,自己也不会被不知几个人爆了**,更不会因此把自己在顶天集团的股份给了杜晨。

要知道那可是接近百分之五的股份,按照顶天集团现在的市值,可是一个多亿啊最重要的是,除此之外,每年还有一部分非常可观的分红。可是现在呢这些东西都成为了杜晨的。

金永成这个冤枉啊,这事儿怎么能算到自己的头上呢最初还不是你要算计杜晨的老子只是在一旁指导你而已。再说,就你自己被人**了吗老子不也是吗你说老子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临了却晚节不保,心里的纠结程度,难道就比你差吗

最重要的是,自己非但被**,**还被杜晨踹了一脚呢

心里虽然腹诽不已,但金永成嘴上却说道:“牛公子,现在不是咱们窝里斗的时候。与其争吵,咱们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杜晨。”

“老子当然知道要对付他。”牛博的眼里闪烁着凶光,冷冷的说道。

“铃铃铃”就在这时,牛博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细细一看,来电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老子牛顶天。

难道他已经知道自己把股份给了杜晨不可能不可能这么快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接电话的时候,他还是忐忑不安的。

“小王八蛋,你在搞什么搞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电话刚接通,牛顶天的咒骂声就传了出来。

牛博被吓得一个激灵,故作平静的样子说道:“我在外面玩姑娘呢,这速度已经不慢了”

牛顶天满脸黑线,但是想到自己的种就是这个德性,也没再多问,而是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最近这几天,我要对杜晨出手。这几天内,你要小心点,尽量不要出现在杜晨的面前,就算是真的见到了他,也给我绕道走”

牛博心里“咯噔”一声,杜晨可是才刚走啊,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就是一个杜晨吗有什么可怕的”

“你少给我废话。这次不是杜晨死,就是我们死要是出了什么幺蛾子,老子死之前先毙了你。”牛顶天吼道,然后就直接挂断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声,牛博的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次日。

杜晨像是往常一样来到第一医院。虽然昨天晚上已经从牛博的手里得到顶天集团最重要的百分之四点多的股份,可是杜晨却没有急着对牛顶天动手。他要在牛顶天最得意的时候,对他发出致命一击。

杜晨在第一医院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医院的工作人员,和他也算是熟络了,来来往往的人都笑着和他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