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涌的感觉让人不舒服,尤其是被人当成了炮灰的感觉更让人感觉恼火,一些人还是醒悟了过来,可一身修为就此废掉,成为了一介凡人,当下痛苦的嚎叫着。

只是他们的这些嚎叫声是那么的软弱,压根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的。

弱者在角逐失败之后的结果唯一就是死,这个世界的法则就是这么的残酷,要么你就别来,来了就遵循。

这一帮冲进去的人开始对着那些花朵出手,甚至有人试着开始扑捉混沌蝶。

别看这些人都是了不得的高手,可是在短时间内都没有几个人得手,甚至有些人在强行采摘大道之花的时候,被卷起的规则之力给抽的倒飞了出去,有些直接全身爆开,彻底的变成了光团。

杜晨猜测的果然没错,这些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夺舍的。

那些身体本来就不属于他们,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将其中的秘密洞察清楚,在知彼不知己的情况下,吃了个大亏。

这些灵魂在空中发出了不甘的怒吼声,确切的说都是苟延残喘下来的生灵,可最终还是输了,他们和弱者是一样的,输了,就代表什么都没有。

“特么的,还特么是我们的前辈,感情就是图狼吞虎,拿老子等人当成炮灰,我呸。”

忽然一个魁梧的大汉一脚就垮了上去,二话不说,对着一个光团就大打出手。

对于这些虚伪的家伙,这大汉显然是恨透了,一出手直接就是杀招,压根连半点的机会都不会给他们留下。

半空之中的光团发出了怒喝,想要呼喝对方住手,可惜魁梧的大汉压根就不给他任何的机会,直接就将这些该死的灵魂给粉碎成了渣。

不只是一个人出手,同仇敌忾的人大有人之,确切的说,这些人都明白,这些光团要是不彻底的消灭掉,下一个夺舍的对象,说不上就是自己。

有些东西是不能赌的,确切的说他们对自己的修为现在很不信任,因为在这里,他们和凡人相差无几,一个不好,说不上下一批留下的人里面就有他们。

与其往后会作为对手,还不如在这里先打个你死我活。

天空中传来的怒吼以及带起来的风暴,打的可以说是热火朝天,杜晨当做这些不存在。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估摸着下一次出现的,就是地上的他们到时候他们所恨的东西,就会变成自己,五十步笑百步,真的没有任何的意思。

可是这个世界上就这样,想要活下去,就要走一些极端来着。

那边的情况貌似变得不明朗起来,一些人被打的爆碎,可有些人是抓住了大道之花,根茎叶直接撤了出来,可是大道之花所产生的道则让他还是很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