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还算你个王八蛋今天是说了一句顺心的话。hp:”牛顶天稍稍解气,装模作样的说道,“杜晨那个龟儿子也就是没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话,我就亲自给他一个教训。”说着,他还挥了挥手,像是杜晨真的在自己面前的话,他铁定出手一样。

就知道装逼,高粱在心里暗骂一句,嘴上却说道:“是是是,牛总说的对,什么杜晨啊,那在咱们牛总面前都是个屁”

“那是。”牛顶天也有点飘飘然了,看了一眼高粱,心道,留着这小子在自己的身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用处的。

“嘎吱”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一个让牛顶天和高粱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杜晨”牛顶天和高粱同时惊呼。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两人刚才还在这里念叨杜晨,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杜晨笑着走进来,问道:“刚才我在外面,好像听你们说,谁在你们牛总面前就是个屁”其实刚才牛顶天和高粱的话,都被他听进了耳朵里,之所以现在还没有爆发,那是因为他今天来,就是来找茬的,不迟这一刻。

“我好像也听到你说这些话了,你说的是谁啊”站在杜晨身后的于克坚,此时也走了进来,笑呵呵的看着高粱问道。

高粱本想不招惹杜晨这个麻烦,但是看到牛顶天正不善地看着自己,忙指着杜晨的鼻子说道:“老子说的就是你,你能如何”

杜晨淡笑道:“不能如何。不过我今天来,不是和你这种狗腿子来说话的,滚远点吧你还是。”

“你”高粱这个气愤啊,还真是什么人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你什么你杜老弟的话你没听见快滚”于克坚可没有杜晨的好脾气,走上前一把就推在高粱的胸口上,好悬把高粱推出一个跟头。

“杜晨是吧咱们这好像是第一次见面”牛顶天也缓过神来,这是来者不善啊,卖弄无表情地看着杜晨问道。

杜晨想了想道:“应该是吧毕竟像是你这么丑的人,我以前要是见过的话,肯定不会忘记的。”

牛顶天:“”

出乎杜晨意料的是,听到自己这么难听的话,牛顶天居然没有愤怒。

“是啊,我也不记得我见过这么伶牙俐齿的臭小子。”牛顶天笑呵呵说道。别看他性格火爆,但那都是对身边的人,在对外的时候,他还是非常有府的。想来也是,如果牛顶天对所有人都像对高粱那样,怎么可能把顶天集团做得这么大

就算有人在背后扶持,但要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也是浪费资源而已。

杜晨也没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