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之人退走,却给天庭留下了哀伤,无论是那个道统,或者说天庭内部,都有大批的子弟死亡,有些人面对故人的残体发出了哀鸣,有些人有些心灰意冷的离开。

这一片哀伤的地方,唯有地上没有干涸的鲜血证明之前的战斗,也只有它们在为世人昭然若揭的告诉,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惨烈。

很多人将在此地被人遗忘,而也有很多的人因为此战被人记住。

那些长久以来躲在最为清静之地修炼的天才们也峥嵘出世,那个清理的女道士,还是那个冷酷的力士,都是人们谈论的话题。

就连杜晨的崛起,也是瞬间让所有人记住,现如今的天庭内,酒馆茶坊之间,人们都说起了那个青年。

天空之中依旧挂着的是那个光芒忽明忽暗的蚕茧,已经是十天的时间,陷入悟道的杜一夫依旧没有醒来。虽然说毁灭之道对很多人而言是极其恐怖的,但是他们都得到了一个消息,那个恐怖的男人是天庭的执法长老。

换而言之,那是天庭的实权人物,得到了最高层的肯定,若是乘着悟道之时偷袭,那么就是和整个天庭过不去。

羡慕嫉妒恨能怎么着,只能仰望罢了,何况还有一道神念留在那里,那强大的恐怖感觉超出了最为厉害的真神,仿似达到了制高点。

或许是哪位天地长存在保护着杜一夫吧,毕竟他已经预言他将会离开这个世界,可是教廷的人对于天庭依旧不死心。

万般法则归于一旦,对于土生土长的土地具有着绝对的眷恋,就算他要离开,也不想让这个世界消失。

杜晨经过此次大战之后没有再进入天庭,这一次所展现出的势力已经彻底的暴露了身份,恐怕刘正风不会继续傻乎乎的再来和自己称兄道弟了,现如今自己已经能对他产生巨大的威胁,这时候按照刘正风的为人,怕是要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连自己一起给杀掉。

一步一步的跨出,杜晨没有在乎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现在脑海里稍纵即逝的产生好多的东西,他在不断的扑捉,仿似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对他诉说着什么,又或者说告诉他一些秘密。

他起初是强迫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当他用心去听的时候,慢慢的反而陷入了其中。

对于一些不明所以的人而言,此刻的杜晨有些疯疯癫癫,偶尔的喃喃自语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尤其是大战之后头发凌乱,连衣服都破破烂烂的,有些地方已经遮不住身体,让人家大姑娘小媳妇看见,就是呸的一声,脸红耳赤的骂一句:“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