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晨全然爆发出的力量,那是拼死的一搏,没有半点的留手,世间所有的雷电法则感应到了他的召唤,带着他那冷酷毁灭的情绪在空中狂舞。

穿透了所有的空间,甚至比红衣大主教所产生的绝对领域还要亮,只听轰隆隆的声音不绝入耳,让人一时之间陷入了失聪的地步。

那红衣大主教也是吃了一惊,也万万没有想到被自己压着打的杜晨在最为关键时刻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招式。

他也知道只要抗下杜晨这一击,杜晨就是灯尽油枯,彻底的成为鱼肉,随自己宰割,可是

一道神雷降世,带着毁灭的气息,竟然显化出了一个另类的世界,万物流离的世界,里面没有半点的生机,当头劈下,直接把一切毁灭至尽。

就连二长老感受到了那暴虐的毁灭之力都感觉到了一种错觉,仿似杜晨所使用的也是毁灭法则一样,可是那粗大的雷电闪烁,证明绝对不是。

可是这可怕的毁灭之力,绝对让人心头发怔。

“小子,你太张狂了”

雷电之力透体,这位红衣大主教被打的狼狈,虽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比自己弱了那么多的生灵整的灰头土脸,在面子上而言,绝对是说不过去的。

那是对他这种存在威严的挑衅,一旦不找回这面子,往后他在天庭的威严将**然无存。

不仅仅是杜晨杀红了眼,就连周边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了这种拼命的架势,两边的人都不是弱者,大家同时出手,各自展现出了大神通,不断的在天际之上碰撞。

天空中暴虐的气息肆意纵横,漫天的狂风吹动,下面的天地被吹成了灰飞。

“该死的教廷狗,如此欺凌我界,今日我与你们同归于尽。”

一个年轻的武者被打的身体破破烂烂,以至于连手都锤了下来,此时已经到了生死顷刻之间,没有了回归之路,直接往后一推,周身爆发出森然的气息。

“不可”

一声悲哀的声音叫了出来,是一个少女,简装直接冲了过来,横在两个人之间,手中提着长剑,对着一个大天使直接劈了过去。

那武者选择自爆,可是在最为关键时刻,还是被人阻止。

他的嘴里发出了怒吼,道:“走”

“不,要生一起生,要死死一起。”少女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的决绝,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便是绝无选择。

覆巢之下无完卵,天庭养育了他们,无论怎么说,同生共死。

那边的大天使不为所动,一张脸似笑非笑,依旧是给人冷冰冰的感觉,它对于这里的一切毫无表情,抬起了手中那巨大的长剑,直接就刺了过来。

“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