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你是神仙”小孩子虽然天真,可却不傻。杜晨一指头就能让大叔炸开,随便的就飞了起来,刚才连自己都在说那是神仙,现在遇到了,自然内心之中有点欣喜。

若是让山民见到,肯定要膜拜了,可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内心之中的好奇之心,绝对大于他的畏惧之心。

“你说呢”杜晨微微一笑。

小孩子抬起了脏兮兮的脸蛋,道:“你肯定是神仙了,爷爷说只有神仙会飞,我们村子里的人那个会飞来着”

杜晨看着小孩子再笑,这小家伙的眼睛里满是崇拜,可是随即很奇异的一幕出现,伴随着小孩子的手舞足蹈,仿似有一股雾气伴随着他画出的动作而舞动。

这个发现倒是让杜晨微微的出神起来,如果换做以前,他可能扑捉不到,可是现在

那是一种道则,很弱很弱,弱的微不可查,以至于就算比自己稍微都第一个层次的人也未必发现的了。

天庭这个世界,充满了能人异士,这片肥沃的土地养育的人更接近天道,万事万物之间所具有的一些能耐,仿似与生俱来。

为什么天庭中的人高人一等,为什么说天庭不缺乏天才,这便是原因,就连一个不起眼的小孩,就具有这等的潜质。

“怎么样,你想不想学”杜晨忽然有了爱才之心,认真的问道。

“我真的可以嘛”小孩子忽然睁大了眼睛,眼神之中的热切之情特别的浓郁,对于能飞,神仙的向往,小孩子就连做梦都想,可是那是天庭内部才能具有的法则,如果人人都能这样,那所谓的神仙也未免太不值钱了。

“可以。”杜晨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我可以教你,可是你一旦今日学了,那么往后可能会走上一条比进山打野猪还要危险的路,甚至可以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武道的路上,充斥着绝对的危险,有些东西,连杜晨都感觉说不清楚到不明白,这何况是一个孩子呢,这个孩子明白的东西很少,可是对于杜晨的话,他明白了。

那句比进山打野猪还要危险,已然是他所能明白的极限了。

可他依旧点了点头,而且神色也变得认真了起来,道:“其实,我一直想长大了打猎,因为我想吃肉。”

这个朴实的想法顿时雷的杜晨有些找不见北,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无论他有多大的雄心抱负,可终究只有一句话而已。

看着孩子下了决心,杜晨点了点头,道:“好,那就是你要明白,一旦拜入我门下,往后便是不能有任何做违法乱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