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大长老只是被动挨打,打的是左右翻飞,打的是憋屈的连连怒吼,声音之中带着的愤怒,足够让所有生灵都感觉恐惧,只是他依旧摆脱不了被人吊打的命运。他遇到的人是杜一夫,一个被别人称作是武疯子一样的人。

自打杜一夫来到天庭,尚且没有找你算账,你反而先坐不住了,行那么就打一场就是了。

“轰”最后大长老周身的法则被全部给破开,此刻,他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老匹夫,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是否继续要打下去,呵呵难不成你还想以身自爆,来洗刷你的耻辱吗”

输了,而且输的是一点尊严都没有,如此被人踩在脚下,被人质问,那是何等的丢人。

可是大长老的确没有办法继续和杜一夫去战斗了,输了,而且输的还狠彻底。

杜一夫并没有赢的觉悟,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彻底的激怒了这个煞神,一时之间一连几脚就踹了下去。

此时哪里还有一点高手的风范,类似于两个泼皮在哪里打架,压根就不顾什么其他的身份,和地位。

这哪里还有什么真神的架势。

一连几脚下去,就算两个人的身体强度厉害,大长老也是一阵鼻青脸肿。

杜晨身边的老者只是看着,他的表情依旧是古井无波,就当是这一切没有看见一样,只是含笑对着身边的杜晨点了点头。

杜晨感觉有些不明所以,可随机眉头皱了起来。

“万法自然,你既然能触摸到这个高度,应该不难理解你父亲在做什么,有的时候,心结就是魔障,他是阻碍你前进道路的侩子手,想要打败它,就是面对。”

一语点醒梦中人,杜晨点了点头,这个老头子,不仅仅是高人,恐怕是高高人级别的。

“混蛋,就算老夫下地狱,也要将你拉下去。”

大长老被杜一夫的羞辱彻底的激发了戾气,此时也变得有些不顾一切了,当下周身道则变得极其不稳定起来。

杜晨只感觉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像是要天地毁灭了一样。

真神自爆,那将会让亲和他的所有法则一下子暴乱,一个真神,那得多少的法则之力恐怕这个空间将会永久的消失,甚至百年之内都不会修复。

“哎,何苦呢”就在此时,身边的老者发出了一声叹息,在杜晨目瞪口呆之下,他的头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出了两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