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自内而外,独成一方小世界,此处结界比起外界而言只大不小,对于历史悠久的天庭而言,这里面的秘密恒古无人知晓,天庭掌教更是神秘的存在,张天赐作为子嗣,自然有着无上的特权。

此番事情闹得不小,可表面上的天庭依旧平白无奇,自始至终连一些普通子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内部的权利之争,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情,可是对于当事人而言,那就是另外一个感觉了。

张天赐的面色阴鹫,带着冰冷的杀伐气息坐在原地,他不远处林英男被禁锢,抬起美丽的脸庞看着这个男人。

这两天以来,他的神色不是很好,估计外面发生了很大的事情。

“张天赐,就算你要的我合道之体,但你还是相差了,并不见得能得到我的钢之法则。”对于林英男的耻笑,张天赐冷笑不已,并不为所动。

其中所有一切尚且已经心里明白,合道之体并不是说能成功就能成功,参公造化不是一蹴而就,走上这条路类似于入魔成道,如若成功,必将前程不可限量,一旦失败,平白无故的要糟蹋了自己一世英名。

只是老仆死了,死的不明不白,就连张天赐都感觉匪夷所思。

那是自己留在天庭之中的棋子,可以说是眼线,内部发生的一切都通过老仆来告诉自己,可是被人给杀掉,无声无息的,多少让人感觉匪夷所思。

天庭内部结构何等的严密,教主以及两大护法,各位长老,都是手眼通天之辈,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做这些事情玩猫腻,那无疑是老寿星吃砒霜,嫌自己命长。

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无声无息,毫无防备可言

“嘿嘿”冷漠而透彻心扉的冷笑声从张天赐的嘴里传了出来,他不怀好意的看着林英男,道:“妞,不要激我,没用现在就算是谁也救不了你,在这天庭,我张天赐想做的事情没人拦得住我。”

“是么”林英男耻笑了一声,道:“那么你告诉我,你这又是做什么”

张天赐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过分的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对于有些事情,他不便对外人告知。

天庭之内,每百年的试炼开始了,这是众多直系子弟之中不用多说的秘密,其中试炼里有一种叫做混沌道果的东西,此物品传说乃是上苍送给众生的大礼,一旦得到服用,便能在混沌之中走出属于自己的道来。

钢之法则固然玄妙,可次法则并不是说脱离混沌范畴,张天赐久久没有下手,自然也是打着此等想法,想要一举获取此物,万分保险之下才能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