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晨来的不算早,拍卖会虽然没有正式开始,却也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偌大的拍卖会会场,足足能够承受数万人之多,可此刻已经快要坐满了。

杜晨拿起自己的通行牌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横三十七,竖一百九十八。这便是他在这大厅里的座位,倒也写的简明易懂。

杜晨之所以放弃蓝紫衣给自己的黑金令牌,不去二楼才有的包间,而选择只要一块普通的通行牌,挤在这数万人的大厅内。一方面是不愿意欠她人情,另一方面则是他想更多的体验一下这神州世界的风土人情。

毕竟神州志是死的,它上面虽然有记载,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生活还是自己去体验,才来的痛快。

找到自己所属的座位,杜晨缓缓走了过去。

在进来这拍卖会的时候,他就已经压制了自己的境界表现。

使自己在常人看来只有炼神还虚一重的水平,因为他原本炼神还虚三重的力量层次,在这神州世界虽然还是比较多,但却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强者了。

加上他年龄又年轻,容易引起人的注意,便压制了一下境界。

走到座位上,他的左手边有一个身着紫袍的疤脸大汉,见杜晨坐下,诡异的笑了笑,却也不再做声。

杜晨不明白他为什么笑,但也不在意,这疤脸大汉也就是炼神还虚三重的实力,算得上是一个强者了,甚至这样的人只要愿意,随便加入一个宗门便会有很好的待遇。

但他显然并没有领悟武道真义,所以杜晨对他也不怎么在乎。实际上,坐在大厅里的除了杜晨之外,没有一个人能够领悟武道真义。

因为就算是在这神州世界,武者实力普遍比地球要高得多。

但一旦领悟了武道真义,也算得上是最顶层的强者了,有这个实力在灵虚派都可以做一个实权长老了,进入这种拍卖行当然是要进包厢了,谁还会在大厅里呆着也就是杜晨在这个世界一穷二白,没有丝毫背景,才会坐在大厅里而已。

甚至要是混的好一点,哪怕没有领悟武道真义,都有资格进入包厢。随着离拍卖会正式开始越来越近,两个青年人朝着杜晨旁边的空位走来。

“起来”

其中一个指着杜晨的位置,嚣张的说道:“起来,这里是我的位置。”

“你的”

杜晨皱了皱眉头,他看的很清楚,这个位置的确是自己的,每一个通行牌上都有一个号码,而那个号码就标示着自己的位置,是不可能的。

“我若是不让呢”

杜晨想不到的是,在这大厅里自己已经表现的很低调了,可居然还有人来找自己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