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晨见她们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话,又补充道:“就算是现在的寿门和三大武门联手,也无法战胜其中任何一个势力。”说到这里,他内心苦笑一下,恐怕这三大至高势力,只需要派出一个高手来,就能将寿门和三大武门打残

只不过这三大至高势力,不太可能自降身价,对付寿门和三大武门,就以教廷来说,就算是他们真的要出手,他们也是对天庭出手。只有天庭才有资格做他们的对手,而不是世俗力量中的寿门和三大武门。

风彩云和孙寡妇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杜晨所说的话,实在是超过了她们的想象。不过她们仅仅是不相信有这么可怕的势力,而不是不相信杜晨。

“原来如此。”风彩云将这个消息消化之后才说道,“现在看来,你之所不想做寿门的门主,是不想将祸水引到寿门身上。”

“算是吧。”杜晨微微颔首,不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么做对寿门有没有帮助。

风彩云和孙寡妇对视一眼,想要说两句安慰杜晨的话,但到了嘴边,她们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于是,三人就只顾着低头喝咖啡,也不说话。时间不长,杜晨将咖啡喝光,起身说道:“我还有点事情,就先告辞了。”

孙寡妇和风彩云也没有挽留,很快,杜晨的身影只是在原地一晃,就消失了踪影。

“现在你还对他不死心吗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等到杜晨走后,风彩云将目光落在孙寡妇的身上,脸上有着怜悯。

孙寡妇对杜晨有些感情,她是知道的,并不是孙寡妇主动告诉她的,而是她观察出来的,以前的时候她还觉得孙寡妇和杜晨之间,兴许还有点可能,可是今天听了杜晨的话后,她顿时没了这种想法。

“呵呵,为什么要死心呢。”孙寡妇笑眯眯地说道,“男人不是越强越好吗杜晨强有什么不好一定要像我以前那个男人一样,弱小的被我杀掉那不算是男人。”

“杜晨是很强,可是他的敌人也不少,况且,他也要结婚了”风彩云气恼地说道,这女人怎么就执迷不悟呢

“谁说结婚了,就不能离婚”孙寡妇笑着,“没有推不倒的墙,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风彩云吃惊地张大嘴巴,瞪着孙寡妇说道:“你疯了”

“或许是吧。”孙寡妇也不当回事儿。

“如果你一定要跌个粉身碎骨,我不会拦着你。”风彩云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孙寡妇说道,“只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放心,不会”孙寡妇很自信地说道。

见状,风彩云也不再说什么。

董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