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一夫走了,走的很干脆,留下了一句话,要去找他只有修炼到神合元聚才能去天庭找。

杜晨一个人飞翔在天空,心里感触颇深,来的时候是两人,自己和父亲。但回去的时候只有一个人,父亲虽然和自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永别,但其实也相差不远了。

武道真意达到神合元聚的境界,那就是父亲如今的实力。这对于刚知道武道真意是什么的杜晨而言,实在太难。

天赋才情强如父亲和墨风圣教皇这样的人,都难以成功。

墨风圣教皇到如今还相信神合元聚是神才能达到的境界,而父亲也是在之前那一战当中,因为自己而突破了心境,才勉强达到这一境界,就可知神合元聚有多么的难。

自创一个世界,这根本就是神的境界啊。

强如父亲也是勉强才达到这个境界,而他如今已经快五十了,而就算是父亲将近五十岁达到这个境界,也被称为千年来第一天才。

至于梵蒂冈圣庭的那些高手,达到这个境界的,那七大红衣大主教,哪一个不是年龄过百的由此想来,天庭,佛陀古国那些达到这一境界的高手也是如此。

而自己,到如今也才二十多岁。

就算自己的天赋才情跟父亲一样变态,也至少要到父亲如今这个年龄才行,而这样的话,至少还得二十年。否则别说是去找父亲,没有这个境界,就算找到了天庭的入口,也进不去。

杜晨一生,已经走完了前二十几年,在这二十几年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无父无母。

一直到京都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父亲以前很厉害,但得到的答案也是父亲已死。

直到前不久才见到父亲,这个如天神一样的父亲。

二十几年来,跟父亲相处的日子,也只有短短的不到一个月。而如今又至少还得等个二十几年才能再见。

加起来就是五十年,人生有几个五十年

这样算起来不是永别又是什么呢

“父亲,不管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天庭,我总会找到你的。那时候我们一家,就该享受从未有过的天伦之乐了。”

杜晨长叹一声,暗暗在心里发誓,踏上了回华国的路。

“华国我又回来了。”

下了飞机,站在京都的大街上,杜晨却不知该往哪里迈步。

先不说这次大洋国自行发生了多少让杜晨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三大至高势力。

教廷对华国的虎视眈眈。

父亲的离去。

这些都暂且不说,说他们去大洋国的目的是为了剿灭大洋国教廷,杀死墨风圣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