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暗中准备出手的林英男也收回已经踏出去的脚步。

既然有人代替她救杜晨,她也就不想露面了。

让白展堂焦急的是,黑衣卫配合起来,虽然能够牢牢地把杜晨压制在下风,但是他们想要取杜晨的性命也不是那么容易。

眼看着杜晨的救兵越来越近,白展堂也顾不得许多,脚下一动几乎是顷刻间就冲到杜晨面前,右手成掌,向杜晨的心口拍去。

“卑鄙”杜晨破口大骂,他怎么也没想到,白展堂这样的高手,居然会采取偷袭的手段,对付自己。

白展堂虽然只是用手掌攻击自己,但是杜晨却感觉白展堂的手掌仿佛是一柄利剑,浓浓的危机感在他的心中滋生开来。

“伟光正的人早就死光了”白展堂对自己的偷袭举动并不以为意。用最小的代价,杀死敌人才是聪明人做的事儿。

白展堂的速度很快,他的声音落下的时候,他的右掌已经贴近杜晨的心口。甚至,杜晨都能感受到他右掌上强烈的劲气。

“噗”的一声,杜晨在白展堂的右掌距离自己的心口只有不足一寸的时候迅速闪开,但白展堂右掌上带着的劲气,还是把杜晨身上的衣服击穿,并打出一个不小的血洞。

杜晨着实吃了一惊。

白展堂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恐怖

“遗憾。”白展堂摇摇头,颇有点不满意的意思。

“是挺遗憾。”他的声音刚落,沈弘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现在的你,已经没有机会再对我的恩人出手了”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挡在白展堂的面前。跟随沈弘武而来的武馆弟子,则是纷纷找上了黑衣卫。

至于曼青也是速度极快地来到杜晨的面前,紧张的问道:“杜大哥,你没事儿吧”

杜晨摆摆手,笑着说道:“放心,我还死不了,不过你们怎么来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还是等我们先把这群混蛋赶走杀掉之后再说吧”看着杜晨身上的伤痕,曼青不禁有点心疼,然后又把目光看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白展堂。

“哈哈哈。就凭你们这些阿猫阿狗,有什么资格阻止我”白展堂根本就没把沈弘武放在眼里。

“哼再加上我呢。”曼青来到沈弘武身旁,瞪着眼睛说道。

白展堂哑然失笑,一个连武者都不算的女人,居然敢挑战自己。

沈弘武的神色也是大变,瞪着眼睛说道:“曼青,不许胡闹,你不是他的对手。”

“谁胡闹了。”曼青不高兴的跺跺脚,很不喜欢自己被人看低了。

“他说的没错,你确实是胡闹。”杜晨趁着空隙的时间,把自己身上的伤势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来到沈弘武的身旁说道:“咱们两个一起对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