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落总会石出,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一天。在情理上,杜晨更想相信萧家不会和异能者暗中勾结,毕竟前面已经有一个叶家和异能者勾结,白家又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如果再连萧家都已经和异能者勾结,这泱泱华夏,这三大武门竟没有一个目光长远之人,岂不令人唏嘘

甚至,三大武门起来对付寿门,杜晨都不会这么生气。在他看来,三大武门联手对付自己,这是立场的问题,如果得到生机之泉的人是其他武门,杜晨同样会用合纵连横的方式,联合其他两大武门,夺取生机之泉。

但是如果三大武门和异能者联合起来,这就是脑子有问题、屁股有问题。自家人就算是再打得不可开交,也绝不能引狼入室。

“萧明。萧游。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啊。”杜晨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小声自语着。

云先生看了眼杜晨,淡淡的说道:“虽然我也不希望他们和异能者联手,但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吧。我们不能将身家性命压在这群人的身上,不仅不能,我们还要格外小心他们,甚至警惕他们。”

没等杜晨说话,云先生又补充道:“我会让平其他们暗暗监视三大武门的,一旦他们做出过分的举动,我们不能有任何犹豫,必须给予他们致命的一击。”说完,他的手挥了挥。

杜晨点点头,这样的情况下,他当然不会犹豫不决,很快就说道:“是啊。只是如果三大武门都和异能者们勾结起来的话,以我们目前寿门的力量,恐怕也奈何不了他们啊。”

异能者们出现的实在是太快、太及时了,本来杜晨还打算趁这段时间,好好休养生息,将寿门的整体实力提上来。

哪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将三大武门压下去,异能者们就出现在华夏,原本就存有异心的三大武门,此时心思更是活络起来。虽然自己以铁腕手段杀掉叶鸣琅,暂时能给三大武门一个震慑,但即便杜晨自己都很清楚,这种震慑只是暂时的而已。

云先生也知道这其中的难度,想了想后望着杜晨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我们能不能利用那个神秘人既然是他告诉了你有关异能者的事情,并且声称他已经对抗异能者数十年,那就说明他对这些异能者是非常抗拒的,也绝不允许这些异能者染指华夏。如今,三大武门想要联合这些异能者,等于是间接了触犯了他的底线,让他出手帮助我们对付三大武门,我想还是有一定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