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嘴唇紧闭,死死盯着那个头目看。

“明白了。”杜晨走到那个头目身边蹲下,拉起他的一条腿说道:“一”

“啊你快说啊,看见了什么赶紧说,不要隐瞒啊”小头目尖叫。

杜晨不满:“你叫什么叫,我还没动手呢。”

能不叫吗,等你动手就晚了,小头目保证:“大哥你放心,我们会让他说出来的,他不说我们就打断他的腿”

小卖部老板听着就一阵哆嗦,带着哭腔说道:“可我是真的没有看见啊,我胆子小,出事的时候就躲在屋里了”

杜晨淡淡地笑着说:“他不知道,那么你知道吗”

“啊”那个头目赶紧大喊,“我说,我来说”

杜晨放下他的腿:“说吧。”

头目就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其实他知道得也不多,只知道牛狂龙并不是猛虎帮的人,而是猛虎帮一个堂主请来的高手。昨晚这个牛狂龙绑架了一个小姑娘,然后来这里吃了一次夜宵,就立刻离开了。

小头目还在哭诉:“我也不知道那个牛狂龙具体在哪个位置,只是知道他应该住在这一片的西南方。因为当时我就在这里喝酒,我看着他是往西南方去的。”

杜晨又面向老板:“你说说,西南方向过去都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没等老板说话,头目就立即呵斥:“快说,不然兄弟几个饶不了你”

这有意思了,小混混居然帮着杜晨逼问了。。

老板哆哆嗦嗦说着:“那边,适合藏人的地方好像有一个废弃的工厂,应该很适合藏人,大概两公里外吧。”

杜晨站了起来,头目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杜晨对老板说:“打电话报警。”

“什么”老板又惊呆了,当着罪犯的面打电话报警

杜晨轻轻对小混混说了一句:“又要我逼你”

头目再次嚎叫:“你听见我大哥说的没有,马上报警,让警察来抓我们”

两公里路,对杜晨来说不算什么。

杜晨也没有再通知董璃,他打算自己去追查,不论是小莲的安慰,还是那个关乎自己身世的葫芦,他都得亲自料理。之前之所以通知董璃,不过是想让警察帮自己争取点时间而已,现在看来警察在这件事情上帮不上什么忙

西南方,两公里远,这距离说远不远,但说近也绝对不近。

只有一个方向的话,普通人很难找到

但他不是普通人,那牛狂龙应该也是个武者,两公里路还不屑于坐车。所以牛狂龙靠的也是走,那么就必会留下痕迹。这些痕迹常人很难发现,但在杜晨面前,想掩饰也很难。

在大山里,甚至就没有动物能瞒过杜晨,他能在秘密的丛林里发现一条条动物走过的道路,而顺着这些道路,都能找到那些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