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了里面怎么回事”

才一走出门口,于克坚就急急的冲了上来。m

虽然杜晨不让他跟着,但他还是一直守在洗手间门口,准备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立刻冲进去。

杜晨笑道:“没事,不过有点分歧而已,他的爱好有点特别,我招待的不算周到。”

“什么意思”

于克坚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看杜晨真的没什么事,也就松了口气。

杜晨笑了笑,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道:“差不多了吧,我们去跟董璃告别吧。”

“好。”

说着两人便再度回到宴会大厅。

时间也差不多了,生日宴会举行到一半,接下来的事情无非就是董璃去感谢这些来参加自己宴会的人,杜晨跟于克坚倒是没有什么事了。便找到董璃告了别离开了会场。

于克坚本想将杜晨送到家里,不过杜晨住在青龙山庄,这个地方安保措施简直就是令人蛋疼,一般陌生车辆要进入十分的麻烦,光是登记就有好几个手续,杜晨也就只好作罢了。

回到家里,却见林英男正在穿着睡衣,端着一杯红酒,在客厅里看电视。

杜晨一愣,这个样子的林英男倒是少见。

除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夜晚,林英男有勾引过自己之外,其它日子,她都穿的十分保守。她平时都是穿的偏男性化的衣服,能不保守么

可今日却罕见的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睡衣,看起来格外的性感。而且林英男似乎就在等自己的样子。

见到杜晨回来,林英男颇有些醋味的说道:“都几点了,董小姐今晚一定很漂亮吧舍不得回来的是吧。我听说,她似乎对你有意思呢,不但为你拒绝了张少飞和叶凯,还只陪你一个人跳舞呢怎么,我的好师弟,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跳舞。”

“咳咳”

杜晨尴尬的咳嗽两声,无奈道:“师姐,你还不知道我,我对她没那个意思。”

“哟。”

林英男笑了,“你还对她没意思,不愧是我师弟啊,你到底能看上什么人你看我行么”

林英男今晚似乎故意跟杜晨过意不去的样子,只见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过身正对着杜晨,微微一弯腰,倚靠在沙发靠背上那宽松的领口里,平时被严密束缚的两只玉兔,有些呼之欲出的感觉。

杜晨无奈的摸了摸额头,“师姐,你能不能,把衣服穿好,还想让我走火入魔么”

“怎么,你还管我怎么穿衣服不成老娘喜欢穿就怎么穿,喜欢的话,不穿都行。”

“额”

杜晨无言,只好说道:“师姐,没事的话,我先去休息了。”

“没事,怎么可能会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