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还没有把握。”杜晨低头想了想,然后抬头说道,“现在我们和南宫家族的力量对比还很悬殊。如果南宫家族真的出动全部的力量对付我,我想我们很有可能会抵挡不住”

无论是董明殊还是董隐都不可能是笨蛋,更何况,他们还是碌门的人。碌门中人因为自身的原因,本身就对大局有着高度灵敏的判断性,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寿门和南宫家族之间的差距。

所以杜晨也没有说谎的必要。说谎非但不能让董明殊两人对寿门有信心,反而会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听到杜晨的话,董璃微微一愣,脸上流露出担忧的神色,粉拳悄悄攥起。她没想到,现在的杜晨竟然会这么没有自信。

当然,这是因为董璃不知道南宫家族的可怕,所以才觉得杜晨没有信心。但杜晨现在这模样,在董明殊和董隐的眼里,就是懂得分寸,有着很清醒的认识。

正如杜晨所想的那样,无论是董明殊还是董隐,他们都很清楚,现在的寿门根本不是南宫家族的对手。比对手弱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比对手弱,还不以为然,这样的人可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了。

董明殊点点头说道:“的确,现在来看,寿门的确和南宫家族之间还有着很大的差距。可是你还年轻,而且目前的寿门虽然百废待兴,但是你和杨家的一战,却是提振了寿门的自信,假以时日,寿门一定会重新走向巅峰。”

杜晨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董明殊的这番话听起来像是回事儿,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表明他的立场。现在的杜晨更希望董明殊能够支持自己,而不是说这些没用的话。

董璃不解的问道:“爷爷,你不是说找杜大哥有事情要谈吗怎么还不说你有什么事情啊”

董明殊和董隐微微一愣,然后董明殊笑着说道:“你这个丫头,还没有嫁人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虽然是他托董璃找到杜晨的,并且他也的确有事情要和杜晨商量,不过在他看来,在商量事情之前,还是要有一个试探的过程。尽管最近一段时间,有关杜晨的流言很多,甚至有些传言更是恨不得将杜晨捧到天上去。

不过董明殊并不相信这些传言,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杜晨刚刚坐下,他就开始试探。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杜晨还没有说什么,自己的孙女反而先不乐意了,这不禁让他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爷爷”董璃俏脸一红,嗔怒的说道,“乱说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