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负责和福门的人联系。”林英男很快就投入到状态当中,看了眼杜晨和皇甫朝歌后,语速飞快的说道,“朝歌,你负责新寿门的秩序,小师弟,你就负责联系碌门的事情吧。”

听到这话,杜晨顿时满脸黑线,他看了一眼林英男,就像是在询问,为什么由他负责碌门的事情。倒不是杜晨怂了,而是之前他和风家的关系闹得很僵,由自己出面做碌门的工作,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林英男只是看了一眼杜晨,就笑着说道,“你觉得其他人更适合去做碌门的工作,因为我或者是朝歌,都没有得罪过碌门的人,对吧”

杜晨点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在他看来,由林英男或者是皇甫朝歌去做碌门的工作是最好的。

“但是你可以反过来想想,目前你才是寿门的门主,由你出面做碌门的工作,会不会给他们一种重视的感觉”林英男笑着问道。

杜晨微微一怔,他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经过林英男这么一说,他感觉林英男的安排也是很有道理的。想到这里,他点点头说道:“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我先去管家一趟,然后就去风家。”

上次在望京酒店的时候,杜晨也接触过一次管骨,他发现管骨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好接触的一个人,所以想要在他的身上打开一个突破口。

“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林英男点点头说道。

很快,三人就陆陆续续避开别墅,毕竟谁也不知道四大武门会在什么时候达成协议,所以他们的速度只能越来越好。

杜晨就像是他所说的那样,直接来到了管家,幸运的是,管骨今天并没有工作,正在家里休息。

杜晨跟着一个三十多岁,长得斯斯文文,戴着眼镜的男人走进客厅之后,就坐在沙发上,等待这管骨的出现。

表面上杜晨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东张张、西望望,可实际上他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说服管骨。上次能够得到管骨的帮助那是因为有人情牌在手,可是这次自己可没有人情牌啊

就在杜晨胡思乱想的时候,管骨跟着带着眼镜的男人来到客厅。管骨在看到杜晨的时候,先是一怔,随即笑着说道:“呵呵,杜门主,老夫先在这里恭喜你了。”虽然在得知杨家被杜晨灭掉之后,管家就安排人给杜晨这面打了个报喜的电话。不过现在既然杜晨都已经登堂拜访了,管骨也愿意再多说一遍。

杜晨忙起身,苦笑着说道:“关老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